季冠霖:也许你听过很多次我的声音,但这次我想给你听不一样的

追求品质的灵魂总是惺惺相惜的,好的艺术作品离不开声音工作者日日夜夜倾注的心血,也离不开像索尼 OLED A1电视这样的产品,精准地把他们的心血原汁原味地呈现给观众。

2017/03/23 16:29

季冠霖为影视剧配音

“你不一定认识我,但你一定听过我的声音”。

作为一名配音演员,我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在意声音的人之一,因为这是我们被观众感知到的唯一武器。在我看来,配音有点像是藏在幕后的裁缝,无论顾客拿来什么样的料子,我们都得把衣服债裁剪得合身、好看。

直到现在,我都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走进录音棚时的紧张感。你在棚里录,一排前辈站在玻璃窗外听。他们摇头、叹气、议论纷纷,紧张感在无声的世界一再膨胀,排山倒海。而那时我大学还没毕业,只觉得头皮发麻,口干舌燥,心跳得厉害。要配的内容并不长,别人看一两遍,我看上十几遍都觉得心里没底。因为不服气,总是一个人对着画面反复练习,甚至去偷偷地观察别的老师。终于,最后进了录音棚,一次过。从此正式迈入这一行,一干就是十四年,依旧保持着那股“不服气”的劲儿。

大学学的是播音主持专业,当时的梦想是做个电台DJ,进了配音这行才发现,播音员讲求的那些字正腔圆、吐字清晰还远远不够,如何能饱满地表现情绪这件事,每天都困扰着我。 比如古装剧里少不了仰天长笑,而刚入行时的我却怎么也处理不好那几个“哈哈哈”。那段时间,每天早晨一睁开眼,我就自顾自地练习“哈哈哈哈”,像个傻子一样,差不多练了一年。

这么多年,最长呆的地方就是那个不足十平米的录音棚。坦白讲,那里确实不是个舒服的地方。为了保证安静,空间必须四处密封,不许开空调,甚至连衣服摩擦的声音都不许有。观众看不到,我们却要在这里倾注大量的感情,贴合人物的内心活动和情绪起伏,用声音的张力感染观众。刚入行时配《大汉悲歌》,我哭得稀里哗啦,录完一看,齐克建老师、邓小鸥老师也哭得两眼红肿。《甄嬛传》里甄嬛痛失孩子那场戏,我哭到泪流满面,甚至泪水模糊视线,没有对好口型,只得反复NG好几遍。《芈月传》里,黄歇死去的那场戏,孙俪用高超的演技完美地呈现出了芈月激烈的情绪。为了不辜负如此精彩的表演,我也全情投入,几场哭喊的戏份配完,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甚至两眼发黑,需要休息一阵才能恢复过来。

所有这些,都是为了把更好的声音传达给观众。声音就是我看家立命的本钱,我必须要对每部作品、每个人物、每一处停顿换气、每一次唇齿摩擦、每一处发音位置、每一个人物形象细细琢磨,从而将最好的声音状态毫无保留地传达给观众,实现配音与演员们的表演、情绪完美交融。从《赤壁》中的小乔,到《美人心计》里的窦漪房,《倚天屠龙记》中的周芷若和赵敏,到《泰坦尼克号》里的 Rose、《甄嬛传》里的甄嬛,再到《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的白浅……这些年来,我始终对声音艺术保持着热情与严苛,这也使得我对声音的质感有着极致的敏感和要求。

近几年工作越来越忙,陪家人的时间越来越少。但只要有时间,我总会陪他们一起看看电视。说实话,许多次都能明显感觉到我们配音演员的心血因为电视的音响效果有限而打了折扣。朋友们都说我是“声音强迫症”,这也导致我对一切发声设备都有些过分“吹毛求疵”。前几天,陪我先生用索尼 OLED 电视 A1 看了几集我参与的影视剧,非常意外的是,它不仅在画质表现上让我觉得很惊艳,就连过往被我挑剔的声音都让我感觉好到神奇,超出了其它电视给我留下的印象,干净、明亮、不含混,那种从屏幕上扑面而来的声音,让我真的有身临其境的感受。难怪它的这项技术叫“银幕声场”,还真是贴切。

拿两部观众熟悉的影视剧来说吧!最近热播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我为杨幂配音。化名司音的白浅需要有年少轻狂的感觉;变成素素时,她的声音需要表现出温柔善良的性格;跳下诛仙台变回白浅,声音需要随性大气。索尼这台电视准确地还原了几个不同层次的场景和人物性格。而让许多观众开始知晓我的《甄嬛传》,在索尼A1上观看也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刚入宫时甄嬛的声音清浅柔弱,需要突出淡淡的少女感;和皇上哭诉时、不幸小产时的哭喊撕心裂肺,但轻重不同;当了皇太后的甄嬛声音需要处理得干脆有力,强调威严感,这台电视都表现得恰如其分,精准地还原了自己配音时的感受。听着那几句熟悉的台词,感受那种扑面而来的音画震撼,能让人瞬间入戏,恍惚间也将我拉回那段在录音棚录制时的日日夜夜。


本文标题:季冠霖:也许你听过很多次我的声音,但这次我想给你听不一样的 - 电视
本文地址:www.wuhanews.com/tv/9787.html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