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网约车司机的双城生活 月入超万元

3月20日早上5点10分,42岁的郑昌勇伸手接过儿子递过来的外套,推开门下楼,坐进车里,开始了他一天的网约专车司机的双城生活。

他已经做了20年的司机,如今已经适应了双城网约专车司机工作,月入超万元的他甚至一度拒绝乘客向其发出的任职专职司机的邀请,“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比较自由”。

凌晨的顺风车

“我14年前就开始拉出租车了”,郑昌勇说,他从2003年就开始在廊坊跑出租车,“那时候一天能拉300块钱,租的公司的车,也是起早贪黑去拉活儿,刨去一个月2800块的份儿钱,一个月到手差不多5000块钱,那时候就经常接活儿送乘客到北京”。

早上5点40分,他准时到达廊坊市区的一个小区门口,没几分钟,两名乘客上车。

“您好,请您系好安全带,我们出发了”,说着,他挂上起步挡,松开刹车,轻踩油门,往北京十里河开去。

他在廊坊开出租车开了两年,2005年自己买了一辆桑塔纳,给廊坊的一些单位提供包车的服务,干到2008年后,自己买了一辆出租车,“干个体出租车,买手续花了2万多,买车花了10万多,挂在运输管理处名下,一年才交800块钱,手续也升值,也比之前在单位挣得多”。

攒了一些钱后,他在2010年开始到天津做装饰材料生意,“但生意不好做,投资太大,收回成本比较慢”。两年后,他又开始跑运输。

到了2014年6月份,他开始做滴滴网约车司机,“当时给的补贴特别多,也觉得新鲜,就先做做试试看”。

他说,以前没有专车时,他一天能挣三四百块钱,“现在一天拿到手的能达到四五百,有时候能到五六百”。

后来,有了顺风车之后,他开始往返廊坊、北京接送乘客,“早上把乘客从廊坊送到北京,晚上把乘客从北京拉回廊坊,回家不空车,油钱也挣回来了”。

陪乘客聊天

他拉过各行各业的乘客,路上听乘客们讲他们自己生活中的喜怒哀乐,有的人向他倾诉工作压力,有人和他分享工作成绩,有人抱怨北京房价上涨太快,也有人问他做专车司机累不累,“我的责任就是陪他们聊天,让他们能有一个舒适的旅程”。

甚至在去年8月份曾有位开公司的老板因觉得他开车稳当而邀请他去公司做专职司机,“后来还给我打过几回电话邀请我,一个月给1万块钱,我觉得不自由,除了还房贷、家人开销,1个月1万也不够,就回绝了”。如今,只要车不限号,他每天都要拉专车往返廊坊、北京。

他的妻子和儿子也早已适应了他的双城生活。妻儿都觉得,除了早上早起一会儿、晚上晚回家一会儿,郑昌勇的状态和在廊坊工作没什么区别,“有时候中午还能回家吃个饭”。

为何要选择往返廊坊、北京两地拉专车这个工作?郑昌勇称,北京的订单需求远高于廊坊,加上往返顺风车的钱,他现在每个月基本上都能拿到1万多元,但他并未向记者透露具体数字。

他和其他多名司机被编在同一个车队里。虽然车队的队友以前互相都不认识,但他觉得这就像是一个小家庭,队友之间互相帮助、互相关心,“我们都能看到队里每个人每天拉了多少钱,这也激励我们挣更多的钱”。

郑先生在十里河接送乘客 京华时报记者 陶冉 摄

前路总有希望

郑昌勇说,之所以选择在北京的十里河接送乘客,是因为这里交通位置比较方便,离高速较近,乘客下车后也能直接换乘地铁去上班。

3月20日早上,从廊坊出发约50分钟后,郑昌勇拉着乘客到了十里河。乘客下车后没多久,他又接了一单活儿,直奔首都机场。

他说,7点到10点之间是打车高峰期,他有时10点之后才吃早餐,“有时候就在路边随便买点东西吃”。

“我是小学文化,可能也干不了其他的,自己有喜欢开车的爱好,从1997年到现在开了20年的车,时间长了也就适应了这种自由的生活,按照乘客是你亲人、朋友的心态,将心比心地服务乘客,就不会出问题”,郑昌勇说。

每天下午6点多,他开始在十里河桥附近等待返回廊坊的乘客,“都是从顺风单里找乘客,遇到合适的也可以拉拼车单”,郑昌勇说,他几乎每天晚上七八点就能返回到廊坊的家中,“如果以后真的禁止非京籍司机开网约车,到时候我再想其他的挣钱方式,路总要往前走才更有希望”。


本文标题:一个网约车司机的双城生活 月入超万元 - 科技
本文地址:www.wuhanews.com/tech/2065.html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