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读成“监介”,并不尴尬

近日有网友发现,台湾教育部门重编的“国语辞典修订本”中,“尴尬”的读音除了念“gān gà”,还可以念成“jiān jiè”。很多网友表示,这让人很尴尬。

其实,尴尬读成jiān jiè,并不尴尬。很多人之所以惊讶或者尴尬,是对语音演变不了解所致。这就需要从汉语言的特点说起,汉语言一直是双轨的,一面是汉民族使用的共同语,一面是方言。这种现象在人类文化史上都是很独特的。上古时代的汉民族共同语称为“雅言”,到了汉代称为“通语”,明清时代称为“官话”,民国初年正式称为“国语”,1949年以后,大陆称为“普通话”,名异实同。

民族共同语是怎样凝聚而成的呢?在漫长历史中,不同方言区的人们,为了沟通的需要,不断地相互模仿,相互迁就,相互调整,相互融合,经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后,在社会群体间便自然孕育出一种彼此都能懂、一种中间形态的语言来,即共同语。可见,方言是共同语的基础。

共同语产生后,它仍然会继续随着社会的变迁不断演化,不断更新。演化过程中,一方面不断吸收各方言的成分,以丰富自己;另一方面,也会不断创造出新词汇,适应社会的变迁。比如,现在普通话中的“尴尬”“名堂”“揩油”是从吴方言中吸收的,“煤炭”是从客家方言吸收的。只要大家在使用这个读音的时候,沟通交流不出现问题,就没什么好指摘的。

具体从音韵来说,尴尬这两个字,是形声字,其中的“监介”正是其声符,用来表示字的读音,可是随着时间流转,监介的读音已经从当初的gān gà变成了今天的jiān jiè,而尴尬的读音gān gà作为一种语音化石,依然保留在方言中,进而进入到普通话中。简单来说,就是“监介”当初为“尴尬”注音,时间一长,监介变音了,而尴尬还是原来的读音。这也是很多形声字在认字的时候不能只读半边的原因,因其声符标示的是古音,也正因如此,我们可以从形声字中发现、拟构古音。当有一天大多数人都把“尴尬”读成“jiān jiè”,而字典里还是注音“gān gà”的时候,那才是真的尴尬。

□赵清源(媒体人)


本文标题:尴尬读成“监介”,并不尴尬 - 体育
本文地址:www.wuhanews.com/sports/11545.html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