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现代城市是如何繁荣起来的 以跨学科的视角揭示了城市这种隐秘的矛盾体特征

武汉快讯 社会 2018-04-15 16:04:19 79
摘要:“城市不会泄露自己的过去,只会把它像手纹一样藏起来,它被写在街巷的角落、窗格的护栏,楼梯的扶手、避雷的天线和旗杆上,每一道印记都是抓挠、锯锉、刻凿、猛击留下的痕迹”,意大利作家伊塔洛·卡尔维诺在《看不见的城市》中如是说。该小说中用55个城市故事,显示了城市的秘密,那就是它吸纳众多,无所不包,始终是希望的体现,又是郁积负罪感的源泉。而丹尼斯·R.贾德和托德·斯旺斯特罗姆的《美国的城市政治》一书,也正
本文章由如下广告商联合赞助发布 广告

“城市不会泄露自己的过去,只会把它像手纹一样藏起来,它被写在街巷的角落、窗格的护栏,楼梯的扶手、避雷的天线和旗杆上,每一道印记都是抓挠、锯锉、刻凿、猛击留下的痕迹”,意大利作家伊塔洛·卡尔维诺在《看不见的城市》中如是说。该小说中用55个城市故事,显示了城市的秘密,那就是它吸纳众多,无所不包,始终是希望的体现,又是郁积负罪感的源泉。而丹尼斯·R.贾德和托德·斯旺斯特罗姆的《美国的城市政治》一书,也正是以跨学科的视角揭示了城市这种隐秘的矛盾体特征及其发展的本质。

商业既是城市繁荣和平等的前提,也是城市分化和不平等的原因所在。在美国,从19世纪开始,这种矛盾随着城市交通、社区隔离等方面发生的巨大变化而越来越突出,并对城市市政服务和治安提出了诸多挑战,出现了市政改革运动和大城市的扩张等,逐步将移民纳入美国的政治体系。同时,在大都市中也出现了市中心和郊区的对立以及郊区之间的对立。在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工业化解体和全球化加速之后,这一切更为复杂,其影响延续至今。作者在书中总结为“经济增长的迫切性、治理的挑战性和分裂大都市的兴起”三股链条相互之间串联。

这三者之间存在冲突以及复杂的相关性,加之都市在发展中层出不穷的种种危机,使美国文化中更具有对城市的怀疑态度。据该书记载,美国宪法通过后仅几年,托马斯·杰弗逊就这样写道:“我认为城市对人类的道德、健康和自由有害。”在这种警惕和反思中,美国的城市发展引领了全球城市进步的潮流。

现代城市繁荣的秘密可以追溯到19世纪下半叶,当时的美国城市“生活条件从肮脏变得几乎难以容忍”。犯罪、卫生条件恶劣和街道堵塞等慢性问题不仅降低了城市居民的生活质量,而且对当地经济发展也构成威胁。

面对这一现实,公民精英和商业领导愿意支持公共服务的建设,他们不愿意眼睁睁地看着城市走下坡路。于是供水系统、垃圾处理、污水排放、警察机构、消防部门等城市服务出现并制度化。很快人们便把这些服务措施视为正常和日常必需,因而纳税及其随着服务扩张增长也就成为必需。

到了19、20世纪之交,美国的城市比起欧洲国家的城市所提供的服务种类更多、质量更好。比如,美国城市居民的用水量是英国的两倍,超过德国许多倍。还出现了布鲁克林大桥、克鲁顿水道系统这样的工程奇迹。由城市精英和中产阶级支持的公园运动和城市美化运动席卷全国。19世纪工业城市的肮脏景象逐渐被20世纪大都市的安全、干净和稳定所取代。

在上个世纪前20年的所谓进步年代,一股推动改革的力量席卷美国,一方面原因在于改革者对各级政府腐败的担心,另一方面的动力来自企业巨头发挥的巨大能力。

“大公司被指控生产不安全而且劣质的产品,通过价格垄断来摧毁竞争;银行业存在欺诈行为;有关工厂和血汗作坊中妇女和儿童从事长时间、单一、危险工作的报道催人泪下,还有关于城市中贫穷、卖淫、拐卖妇女”,报纸、杂志和书籍对城市中出现的丑闻和腐败行为的揭露屡屡产生轰动效果。“丑闻揭露者”的行为导致政界做出反应,成立起了以监管商业行为、改善劳动条件、制定职业标准以及改革政府为目标的各种组织,最终推动了市政改革运动。

改革也影响到城市的管理模式。1913年,俄亥俄州的戴顿市起草了新的城市章程,采用了新的城市管理模式:改善了公共服务设施,清还了城市的大部分债务,制定了新的预算程序,统一实行八小时工作制,建立公务员制度等。这种可类比商业模式的城市管理者计划很快成为美国中小城市的最普遍的模式。

与此同时,针对移民及其文化价值观的禁酒运动成为20世纪前20年间最引人注目的政治问题,中产阶级新教徒和农村选民通过这一运动彻底发泄了对涌入工业城市的外国移民的不满,这些冲突越演越烈最终导致了黑人涌进城市而白人逃至郊区。所以,城市中心社区非裔美国人的隔离现象和白人家庭集体搬离城市、迁移郊区这种双向流动的趋势,成为理解20世纪美国城市危机以及三股链条中“分裂大都市兴起”的重要线索。而且,这种分裂程度在世界各国中是独一无二的。

“分裂大都市兴起”不仅是指城市中心社区与郊区之间存在的分离,新旧郊区之间、不同社区之间也存在巨大的差异。在隔离住宅开发的推动下,被称之为共同利益发展区的封闭社区对美国都市政治和地理模式的影响在不断变化,成为城市地貌更加分裂的微观基础。共同利益发展项目包括合作公寓、单元公寓以及单一家庭住宅的开发,这些项目的数量增长非常快,1964年不足500个,到1970年就增长到1万个。

到2005年,业主协会管理的开发项目共27.4万个。私人专属领地的兴起进一步使居民尽力切断与中心城市,甚至与附近社区的所有联系,20世纪八九十年代建立起来的封闭社区甚至看起来像堡垒。而这一切也合情合理,不同社区的诉求确实差异巨大,比如:大多数有钱的社区居民希望商场、超市以及他们不喜欢的发展项目建社区外部,而经济实力差一些的郊区居民想法正好相反。

无论如何,随着自动化铁路系统和汽车等交通方式的突破,这种城市核心区人口外流最终导致了美国城市的扩张。这使美国城市面积的增长率比国家人口增长快4—8倍,因此城市专家尼尔·皮克斯把美国人称为:“历史上占用土地的冠军。”他还通过研究和大量的证据表明城市分裂延缓了城市地区的经济发展。

应对这种局面,美国先后出现了都市政府、新地区主义、精明扩张以及新都市主义等措施,但这些都无法根本解决由于城区扩张和人口迁移带来的交通堵塞、环境污染、市容破坏等难题,尤其是倡导宜居、多样化的新城市主义反倒促进了城市扩张。因此,书中也用相当的篇幅描绘了美国的州与州、州与城市以及城市之间争夺财政资源以及城市政府在收支方面挖空心思不遗余力的历史。

出人意料的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在全球化和经济转型的影响下,商业中心和具有高水平服务行业的城市区域繁荣发展,带动了都市中心的神奇复兴。这本质上还是商业的力量,是经济增长和结构调整带来的积极变化,并与城市文化相互促进。

由此也可以进一步理解“分裂大都市兴起”和经济增长、城市治理这另外两个链条之间复杂微妙的关系,这也正是《美国的城市政治》一书揭示的现代城市繁荣的秘密。对此,美国前总统西奥多·罗斯福早在19世纪末在优秀城市政府首届年会上的演讲中有所揭示,那就是:“我一直想对改革者传授两条福音,第一条是道德福音,另一条是效率福音。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章由如下广告商联合赞助发布 广告
文章排行
  • 日榜
  • 月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