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买家疯抢日本盆景:买家一次下单2000万,代购每天打包5小时

武汉头条 财经 2018-04-06 09:55:44 90
摘要:“中国客人来日本园子,眼睛都冒火了。”一棵小松柏标价1万人民币仍受抢购,“竞争的时候,中国客人会吵起来,吓得我都后退好几步。”这是日本园林主对中国金主的描述。 还有更疯狂的,一次性采购达几千万人民币。巨额的交易也撑满了日本盆景中介们的腰包,代购、包清关、带逛园子一条龙服务相继推出。有中介每天至少花5小时打包发货,月赚20万元人民币不是梦。
本文章由如下广告商联合赞助发布 广告

“中国客人来日本园子,眼睛都冒火了。”一棵小松柏标价1万人民币仍受抢购,“竞争的时候,中国客人会吵起来,吓得我都后退好几步。”这是日本园林主对中国金主的描述。

还有更疯狂的,一次性采购达几千万人民币。巨额的交易也撑满了日本盆景中介们的腰包,代购、包清关、带逛园子一条龙服务相继推出。有中介每天至少花5小时打包发货,月赚20万元人民币不是梦。

日本财务省2016年的数据显示,日本盆景出口额达80亿日元,其中中国45亿日元,占比过半。据日本NHK报道,2017年日本出口产品种里增长最快的是观赏类植物,年增长率57%,主要销往中国。

每天5小时打包年赚200万

日本大阪关西空港,当地时间下午3点半,忙碌了半天的郑雨(化名)终于停下来,匆匆扒了几口午饭。他找了3个熟人,给一批日本盆景打包,装进集装箱后运往中国。灌了一瓶水后,他继续投入战斗。当地时间晚上10点半,连轴工作十几个小时的他回到家中,仍要打开微信向中国的客人介绍业务。

8年前,留日学生郑雨做起了日本盆景代购,摸索了几年后,2017年他开始拓展业务,从代购、清关到带人逛园子,挑起日本食宿接待、翻译、业务咨询的多重角色。

如今,他说服了女朋友一起干这一行,很少做纯代购,因为一条龙服务更赚钱。每个月郑雨都要带十多个中国客人逛园子,收取邮费外,他还收取10%的货值提成,每月可以赚20万人民币,一年下来200多万人民币不成问题。

“每天忙得像狗一样,工作十几个小时,天天带人,还要发货、打包、派货,通关的时候也要盯着,花在打包上至少5小时。”郑雨告诉AI财经社,虽然这几年干这行的越来越多,但还是挺赚钱的,“比卖别的东西赚钱”。

(图片来自网络)

AI财经社调查发现,中国买家从日本购买盆景,主要有两种渠道。一种是在日本雅虎等线上购买后,经代购发往中国;一种是通过中介,直接到日本选购,比如参加线下拍卖会或实地去园里考察。前者适用于单个买家,金额与树木较少;后者多为中国的盆景老板,需要集中大规模采购。

一家日本代购告诉AI财经社,他们只提供代购与清关服务,不直接到园子看。买家可以提供链接让代购购买,也可以使用代购的代拍服务,最终让园林主卖家发往代购的日本仓库,再由代购转到中国广州、深圳、青岛、上海等中转站,最后发往买家所在地。

这家代购透露,日本到深圳需收取每公斤205元的邮费,大约耗时10-12天,深圳到买家所在地邮费货到付款。此外,买家还需支付200元的清关费。

不同于纯代购模式,一条龙服务中,一般按货值抽取10%左右的提成。但二者都涉及到一点:清关服务。

根据中国海关法规定,动植物病原体和害虫、动物尸体、土壤等禁止入境。像盆景这种带土植物,容易携带线虫、蚜虫等有害生物,并带来一些植物疾病,对我国的物种安全存在较大影响。

郑雨告诉AI财经社,货买得多就走集装箱,一般都有正规文件;价格昂贵的松树类一般购买少,走几立方米的集装箱不划算,可以走空运,但没有文件。“这就要求在海关里认识人。我们家有认识的人,走一次也要给那个人钱。”

另一个中介刘东(化名)则告诉AI财经社,松树以外的杂木盆景有正规批文,没有问题,“松树我也可以给你弄进去,但要一整柜集装箱都是松树才行。”

几乎所有的日本代购广告语都写着——包清关,但郑雨透露,日本海关还好,中国海关管控严,很多在广州、上海中转的都通不过,不少人说的包清关是假的。

一次采购2000万眼睛冒火

日本千叶县一带做得比较大的一个日本园林主,园子里摆满了松柏等观赏类植物。据卖家介绍,每个月的5、10、20号都有线下拍卖会,基本上每次都有中国客人来。

郑雨告诉AI财经社,松柏、长寿梅、枫、杜鹃等很受中国人热捧,尤其松柏类最受欢迎。中国盆景老板选购后,再汇入国内的批发渠道,自身也收益颇丰。

郑雨透露,就松柏而言,成色好的单棵在日本售价600-700人民币,不太好的200-300人民币,一般树龄在10-20年左右。此外,中国的售价也日本高出50%-60%左右,扣除运费、通关费、服务费等,中国盆景老板可以赚到日本售价的40%-50%。

在郑雨看来,相对便宜的盆景毛利较高,比如更小的松柏,日本的批发价在100元人民币/棵,国内可以卖到200-300人民币/棵,可以翻一番。但是高端盆景的毛利反而不太高,40-60年树龄的高端松柏在日本单棵为1万人民币,中国盆景老板除掉运费等可以赚2000-3000人民币。“现在最好卖的就是单棵600-700元的小松柏,高端的太依赖客户资源,太便宜的竞争力不大。”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这玩意现在这么火,中国买家进了日本园子,眼睛都冒火。”郑雨告诉AI财经社。在他的客户群里,中国南方客户居多,比如江浙沪川,平均一次采购30万到40万元人民币,最大的有100万人民币。“他们要是弄回去卖不掉,我分分钟给处理掉。”

相比郑雨的生意,刘东接触的大老板更多。刘东等行内人称集装箱为“柜”,有20-40尺不等,比如40尺的集装箱内长宽高分别为12.029m、2.350m、2.392m,总共67立方米,货多的都用集装箱运输。

“松树以外的杂木柜一柜100万人民币起,松树很贵,上次我走的松树柜起码2000万人民币。”刘东告诉AI财经,一次性走上亿人民币的货很少,松树盆景很贵,一柜几千万人民币很正常。

中国盆景老板的疯狂背后,是一群更疯狂的中国客户。2016年7月,据日媒报道,一名中国籍男子田振群涉嫌盗窃多肉植物蛇尾兰,200盆总计1200万日元(约合79万人民币)。早前,田振群因非法侵入园艺场被捕,警署认为其可能打算将赃物销往中国。

报道称,迄今为止日本全国已确认类似盗窃案19起,损失额高达14亿日元。日本蛇尾兰协会事务局长林雅彦愤怒不已,称这是无法原谅的行为。

蛇尾兰原产于南非,为5-10cm的小型多肉植物,价格为10万日元/盆,最高级品种可达200万日元/株。外媒称中国的售价更高,个别品种市场价与5年前相比,最高上涨了100倍。

墙内开花墙外香

事实上,中国才是盆景的起源地。

1300多年前,唐代章怀太子墓的甬道东壁上,绘有侍女手托盆景的壁画,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早的盆景记录,也直接证实了盆景源自中国唐朝。

随后,盆景艺术经遣唐使传入日本,并发扬光大传承至今。日本千叶大学教授岩佐亮二经过考证,在著作《日本盆景通史》也承认这点。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为什么中国的盆景墙内开花墙外香呢?有业内人士认为,日本的匠人精神难能可贵,从小苗开始培养,每天修剪,有的观赏类植物要数十年、数百年才能成型,历经几代耕耘。而中国盆景继承有断层,有名的盆景以山采居多,受制于自然资源。

郑雨告诉AI财经社,几十年前,中国很多盆景因为历史原因被毁,近年来国内的盆景年数都不长,日本盆景自然大受欢迎。

网友也议论纷纷,有的觉得“人傻钱多”,有的评论说国内流派除了岭南派别的一般,大部分国人还处于进山乱挖一通的阶段,别人好的确实要学习,也有网友认为日本盆景本来就很贵,不止是卖给中国人才贵。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章由如下广告商联合赞助发布 广告
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