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天蒸发19亿,A股最穷上市公司90天6高管离职,最短命者只干72天

武汉快讯 武汉 2018-04-02 10:38:17 215
摘要:3月29日,复牌后连续7日跌停的*ST华泽发布《关于证券事务代表辞职的公告》。公告表示,公司董事会近日收到证券事务代表李宝军、祁乐的书面辞职报告,两人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证券事务代表职务,并表示二人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同天,*ST华泽连续发布《关于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公告》、《关于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四川监管局对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决定的公告》、《关于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
本文章由如下广告商联合赞助发布 广告

3月29日,复牌后连续7日跌停的*ST华泽发布《关于证券事务代表辞职的公告》。公告表示,公司董事会近日收到证券事务代表李宝军、祁乐的书面辞职报告,两人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证券事务代表职务,并表示二人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同天,*ST华泽连续发布《关于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公告》、《关于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四川监管局对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决定的公告》、《关于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整改进展情况的公告》,可谓是麻烦缠身。

截至2018年3月30日,*ST华泽再迎一字跌停,报收每股8.30元,跌幅5.03%。而这已是其自3月21日结束两年停牌后的第八连跌停,相比3月21日的收盘价11.88元,短短10天,其市值已经缩水高达19.45亿元,与其2017年业绩预亏最高值相同。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证券事务代表长久空缺,“新人”上任不足3月就辞职

对于*ST华泽来说,高管离职似乎已是常有的事。

3月29日,*ST华泽发布《关于证券事务代表辞职的公告》,称证券事务代表李宝军、祁乐已经辞职。

(图片来自网络)

AI财经社据公开资料查找,证券事务代表之一的李宝军任职时间只有短短的72天。

2018年1月16日,*ST华泽发布《第九届董事会第十八次会议决议公告》,公告表明,会议审议以全票通过了《关于聘任证券事务代表的议案》。公告称,李宝军已取得上海证券交易所董事会秘书资格证书,符合上市公司证券事务代表的任职条件要求。

根据资料介绍,李宝军1988年出生,今年30岁,2014年7月参加工作,有近4年的工作经历。在2017年9月至2018年1月16日,担任华泽钴镍董事会办公室经理,兼任风控部经理。

不过,短短三个月不到,李宝军就离开了证券事务代表这个位置。那么另一员证券事务代表祁乐的在任时间又有多长?

根据公告查找得知,2017年12月6日,*ST华泽发布《第九届董事会第十六次会议决议公告》,1991年出生的祁乐同样以全票通过审议,成为公司证券事务代表。而在此之前,本科毕业的祁乐于2014 年 6 月至今担任公司证券事务专员。

由此可见,两位离职的证券事务代表任职时间均未超过四个月。

其实证券事务代表的职位空缺已久。自2013年年度报告开始梳理,此后几年年报之中,证券事务代表职位信息一直处于空白状态,只有董事会秘书信息完全。《2017年半年度报告》中,证券事务代表同样处于空白状态。

而早在2016年5月25日深交所就关注到了此问题,并向*ST华泽发送问询函。2016年6月15日,*ST华泽发布《关于对深交所关注函回复的公告》,公告中深交所就询问了公司证券事务代表空缺的问题,并要求公司尽快选聘董事会秘书和证券事务代表。然而在公司回复中,其表示董事会秘书人选已经确定,不过,证券事务代表人选仍旧在物色。

终于,在2017年底之后,公司等来了祁乐、李宝军两人担任证券事务代表,然而任职时间却是极为短暂。可谓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祁乐、李宝军两人的离职,使得*ST华泽高管离职大军之中再添两人。

据公开资料显示,自2015年以来,*ST华泽已有五位董事会秘书离职,总经理、副总经理共七位离职,加上其余离职人数共18位高管离职。2018年开年以来,已有六位高管离职,平均每个月有两位高管选择辞职。离职率颇高。

*ST华泽麻烦缠身,区别对待股东收关注函

高管走人、股票跌停,*ST华泽的麻烦从复牌开始似乎就从未停过。

3月28日,深交所公司管理部向*ST华泽下发关注函,称深交所收到合计持股13.33%的股东的投诉,上述股东于2018年3月23日通过微信方式向公司提交罢免提案,但却遭遇阻碍,并且未被披露。

这两名股东分别为持股比例为9.87%的北京康博恒智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及持股比例为3.46%的深圳市聚友网络投资有限公司。两名股东联合提交的提案内容为罢免公司部分现任董事、监事,拟选举部分董事和独立董事。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称,北京康博恒智此举是欲对*ST华泽的董事会和监事会进行改组,引入其他重组方,“输血”*ST华泽等方式,来拯救*ST华泽。

同时,《关注函》中还对大股东王辉的临时提案顺畅发布的情况进行了询问,并要求公司说明股东王辉提交临时提案的渠道、方式与其它股东是否公平一致,并询问公司是否为股东王辉提交临时提案提供了额外的便利渠道。此番疑似区别对待股东提案的行为,受到广泛关注。

3月29日,因为此事,*ST华泽收到了四川监管局对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决定的公告。并要求公司在收到本决定书后2个工作日内披露,并及时发出股东大会补充 通知,公告披露康博恒智、聚友网投提交的临时提案的内容。

大股东关联方占用资金,整改两年没进展

3月30日,公司再次发布《关于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整改进展情况的公告》,其中进展几乎为零。公告表示因大股东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问题,公司没有正常的现金流维持正常运转,已发生严重的现金支付困难,造成拖欠员工工资和财务支付困难,欠缴巨额国家税金等问题。并且,公司还长期大面积欠薪、欠缴基本社会保险金,导致员工流失严重。这距离公司2016年4月30日首次发布整改措施,已经过去了近两年。

而这其中的大股东指的便是王涛、王辉一家。公开资料显示,*ST华泽控股股东为王涛、王辉,两人为兄妹关系,共持有公司35.26%股份。两人的父亲王应虎则为*ST华泽法人代表。王涛、王应虎、王辉分别担任过*ST华泽董事长、副董事长和董事。

同时,根据天眼查可知,王氏家族三人还持有*ST华泽关联方陕西星王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全部股权。其中儿子王涛为大股东,出资比例为36%。

2月1日,*ST华泽发布《关于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公告》。行政处罚决定书中称,自2013年起,王涛通过一系列手段,不断向关联方星王集团提供资金。并且,公告还称,为了掩盖关联方长期占用资金的事实,王涛还安排人员搜集票据复印件,将无效票据入账充当还款。

而行政处罚决定书一经披露,众多基金公司先后宣布下调*ST华泽估值,其中包括华商基金、银华基金、大成基金等公司。其中,华商基金对*ST华泽股票估值调整后的估值价格为0.55元,相比停牌前日的收盘报价12.50元,此番跳崖式下降至0.55元,相当于61个跌停,相比于此,此前创下29个跌停记录的ST保千里,可谓是大巫见小巫。而至3月30日,自复牌以来,*ST华泽已连续8日跌停。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章由如下广告商联合赞助发布 广告
文章排行
  • 日榜
  • 月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