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称自己受“牵连” 厚藤文化公告不老实

武汉广播电视台 财经 2018-03-20 17:24:40 251
摘要:近日,一份关于新三板公司厚藤文化受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桂英的配偶陈志军案件的牵连,厚藤文化办公场所被查封、公司无法正常经营的风险提示公告,引起我们的关注。通过实地调查发现,该公告中关于相关事实的描述疑点重重,受“牵连”一说似乎不妥。
本文章由如下广告商联合赞助发布 广告

近日,一份关于新三板公司厚藤文化受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桂英的配偶陈志军案件的牵连,厚藤文化办公场所被查封、公司无法正常经营的风险提示公告,引起我们的关注。通过实地调查发现,该公告中关于相关事实的描述疑点重重,受“牵连”一说似乎不妥。

据3月5日,上海厚藤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证券代码:836150.OC,证券简称:厚藤文化)主办券商西藏东方财富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披露的风险提示公告显示,厚藤文化的办公场所之所以被查封,主要系受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桂英的配偶陈志军案件的牵连。因陈志军有一间办公室位于厚藤文化办公场所内,在查封该办公室时,公安部门一并将厚藤文化的办公场所也做了查封处理,并将包括办公电脑、财务资料等一并扣押,受此事件影响,厚藤文化业务人员基本离职。

公告披露的公司所在地信息有误 

看完上述风险提示公告,厚藤文化俨然是被陈志军及上海橙旗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橙旗金融”)牵连,才造成公司被查封的局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进一步了解事情详情,记者决定前往公告中披露的“上海市浦东新区建浦路145号2011室”一探究竟。

然而在几个常用的电子地图上并没有“浦东新区建浦路”这个地址,反而在上海闵行区有一个建浦路。白纸黑字公布的公司地址怎么会在地图上搜多不到呢?经过反复确认记者发现,原来关于厚藤文化的该份风险提示公告中对其公司的所在地描述出现了信披错误。厚藤文化正确的办公地址是在上海浦东新区浦建路145号强生大厦2011室。“浦建路”与“建浦路”仅两字顺序颠倒,就差点误导了记者,不知该错误是有关方面故意为之,还是相关工作人员笔误造成的,具体原因不好猜测。

上述小插曲过后,记者终于在浦东新区浦建路145号强生大厦2011室,看到了印有“厚藤文化”字样的一间办公场所。在2011室厚藤文化公司门口贴的封条时间为2017年12月29日。

除了封条之外,旁边还有一份时间为2017年12月29日,来自上海强生物业有限公司强生大厦管理中心的通知,通知是关于厚藤文化(2011室、2707室、2708室、2709室、2710室、2711室)以及中旗国金控股有限公司(2702室、2703室、2705室、2706室)的相关事宜安排。

在2011室之后,记者又来到了27层楼,27层的几间办公室门上印有“中旗控股”字样,其中包括2709室的橙旗金融,橙旗金融门口封条上面的时间为2017年12月19日。

关联方所在地描述存疑 厚藤文化公告涉嫌虚假披露

资料显示,厚藤文化于2016年3月17日在新三板挂牌,公司主营业务是面向文化产业及非物质文化遗产领域的咨询、策划、培训及项目运营等服务。根据其2017年半年报中披露的公司员工人数信息来看,截至报告期末厚藤文化员工人数为13人,以此来看厚藤文化的规模应该不会太大。

2017年3月8日,厚藤文化披露公司办公地址变更的公告,宣布公司将由上海市徐汇区漕溪北路333号中金国际广场801室搬迁至现在公司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浦建路145号强生大厦2011室的地址。

需要注意的是,厚藤文化在2017年9月11日召开的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与橙旗金融的一份关联交易议案中对橙旗金融的住所描述依旧为上海市奉贤区望园路2351弄11号201室。而据记者实地调查发现,该地区在两三年前就已处于拆迁状态,作为关联关系,厚藤文化对橙旗金融真正所在地或有隐瞒的嫌疑。

此外,按照厚藤文化被封查的2017年12月29日这一时间来看,截至该份券商风险提示公告披露的3月5日,这么重要的信息没有及时披露,延迟两个月之久,厚藤文化的信息披露工作不及时、准确,主办券商也有失察之责。

真实情况是“拔出萝卜带出泥”

公开资料显示,厚藤文化共有两户股东,2016年年报显示的各位股东持股情况分别是,上海杉兆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杉兆实业)持有股份570万股,占厚藤文化总股本的95%;李仪凡个人持有30万股,占厚藤文化总股本的5%。

2017年5月25日,李仪凡通过协议转让将持有的厚藤文化5%股份转让于非关联方顾伟。此外,2016年6月2日,自然人张桂英通过协议转让方式从李仪凡受让杉兆实业公司67.31%的股权;2016年7月15日,张桂英对杉兆实业增资900万元,增资后张桂英持有杉兆实业96.43%的股权,间接控制厚藤文化95%的权益,为厚藤文化实际控制人。

 厚藤文化股东占比情况:

强生大厦一楼前台的一名吴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元旦前的一个周四的下午,厚藤文化员工被通知明天不用来了,老板都被抓了,老板娘不是中国人,新加坡籍的,钱都转给她在新加坡的两个儿子了”。

对于厚藤文化公告称受陈志军案件牵连被封查的说法,该工作人员还激动的说“什么被连累,都是一起的,厚藤文化拍的电影根本没人看哪有钱赚啊,全靠这个贷款(橙旗贷)出资金,作为新三板公司名声好招人,入职之后想升职要拉资金,很多里面的员工不仅自己投了还找了好多亲戚朋友的钱,现在才发现他们是骗子,工资拿不到还欠他们亲戚朋友一堆债。”

为进一步了解相关事项,2018年3月13日记者发采访函至厚藤文化公开披露的公司邮箱,但截至2018年3月19日,并未收到任何回复。

“树倒猢狲散”公司经营停滞多项风险存在

除了纷纷离去的董监高和公司业务人员外,在半年不到时间里,厚藤文化的董秘也已经换了2个人了。2017年7月6日,厚藤文化董事会秘书贾奇递交了辞职报告。在贾奇辞职后,2017年7月11日,厚藤文化董事会审议并通过任命陈震旦为公司新的董秘。但在陈震旦担任厚藤文化公司董秘短短几个月时间后,也许是受公司被封查影响,2018 年1月5日陈震旦也递交了辞职报告。现阶段,由于陈震旦已辞去厚藤文化董秘一职,相关信息披露义务是由厚藤文化实际控制人张桂英负责,但是张桂英目前不能规范履行公司的信息披露职责,券商提示厚藤文化存在重大信息不能正常披露的风险。 

不仅如此,根据该风险公告提示,目前厚藤文化经营已经停滞,具体解除查封的时间不能确定,公司存在不能持续经营的重大风险。此外,由于公司财务资料被扣押、财务总监辞职,厚藤文化2017年年度财务报告不能开展正常的审计工作,公司还存在不能如期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的风险。按照目前情况来看,厚藤文化还存在被强制摘牌的风险。

此外,尽管在券商的风险提示中,厚藤文化已向公安机关提交了解除查封申请书,表明其作为新三板挂牌公司,与陈志军及橙旗金融案件无关。但截至3月5日公告披露之日,公安机关未对解封申请作出回复。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到底是厚藤文化真的受了池鱼之殃,比较冤枉,还是背后另有说法,还要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章由如下广告商联合赞助发布 广告
文章排行
  • 日榜
  • 月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