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女权主义者不喜欢女权主义者创造的神奇女侠

智推网 热点 2017-12-13 10:21:02 289 独家 首发
摘要:《纽约时报》的首席影评人玛诺拉·达尔吉斯(Manohla Dargis)是这么说的:“在今年所有的电影中,《神奇女侠》给我最深刻的感触。当我们观看一部电影时,会回想起全部的往事,包括童年的遐想,青春期的渴望和成年的困惑。神奇女侠并不完美,但我一直喜欢她。我喜欢她,因为我的所有成年困惑都被这部电影所涵盖了。”
本文章由如下广告商联合赞助发布 广告

2017接近尾声,华纳兄弟宣布票房全年突破50亿美元,从而迪士尼之后第二个年票房破50亿的电影公司。劳苦功高的电影角色要数“神奇女侠”,她先是在《神奇女侠》里挣了8.22亿美元,最近又帮《正义联盟》拿下5.7亿。在经历了各种流言蜚语后,《神奇女侠》最近居然挤进了《纽约时报》评选的十大影片之列,让人更觉惊奇。

《纽约时报》的首席影评人玛诺拉·达尔吉斯(Manohla Dargis)是这么说的:“在今年所有的电影中,《神奇女侠》给我最深刻的感触。当我们观看一部电影时,会回想起全部的往事,包括童年的遐想,青春期的渴望和成年的困惑。神奇女侠并不完美,但我一直喜欢她。我喜欢她,因为我的所有成年困惑都被这部电影所涵盖了。”

说得真不错。近些年美国向世界输出的潮品除了iPhone和特斯拉,就是“超人”了。美国队长、雷神、蝙蝠侠、蜘蛛侠、X战警、神奇四侠等等,当然还有超人本尊。这些家伙要么天赋异禀,要么身怀绝技,总之个个异乎常人,却以保护常人为己任。照理说这些虚构的超级英雄人人都爱,其实不然。有些人过于当真,有些人又过度焦虑,还有一些事情说起来简直匪夷所思,登上大银幕的神奇女侠就一直挣扎在舆论的涡流中。

正片还没公映,《神奇女侠》(Wonder Woman)的预告片已经引起众声喧哗。奇怪的是,大家的焦点不在魔法和神力,也无关剧情与颜值,而在戴安娜·普林斯(Diana Prince)的腋毛这诡异而暧昧的体征把讨论的画风彻底带偏了

好几个专栏作家在媒体上撰文,批评电影公司把女超人的腋下刮得太干净。他们认为,像神奇女侠这么独立刚健的女子怎么可以剃掉体毛呢?不管腿毛还是腋毛,剃掉它们无非是迎合男人的审美观,看似微不足道的电影细节充分暴露了男权社会的嚣张。

另一些人则不以为然,觉得剃不剃腋毛都是女性自主选择的体现,没有任何教条能够阻碍她们追求美的权利。

为了避免争议,电影公司删减了镜头,修改了海报,还若有若无地给主演盖尔·加朵(Gal Gadot)的腋下添加了阴影,但是没什么用,腋毛就这么神奇地进入了大众的视野,乃至成为视觉焦点。

这不是神奇女侠第一次遭遇尴尬早在一年前就有4.5万人联署,抗议联合国任命这位漫画人物为“女性赋权大使”。联合国表示神奇女侠象征着依靠自身力量争取平等创造奇迹的女性,抗议者却嗤之以鼻。他们批评神奇女侠只是一个身材比例不真实的大胸白人女性,身穿带有美国国旗图案的紧身衣,还袒露着白皙修长的大腿。抗议最终逼得联合国草草地结束了这一任命,任期不到两个月。

其实在正式上映的电影里,星条旗已经从神奇女侠的紧身衣上消失了,乳沟和大长腿也被刻意掩盖和淡化。但正是这种刻意提醒,在人们盯着不放的种种视觉元素背后,隐藏着非常丰富的时代观念。

很大程度上,是时代的观念在限制我们的视野,左右我们的注意。我们重视什么、忽视什么以及塑造什么,有时候靠自身的经验,更多时候却是在随大流。

这一点并不难懂,想想小时候的自己吧,你会用无尽的时光观看那个浑然天成的世界,把天上的白云想象成飞鸟,把地上的蚂蚁想象成军队,把墙上的污迹想象成神仙,你将惊奇的目光投向你感觉到的一切。

但是很快,你将坐在教室里,看着老师敲打着黑板:“不要分心,集中注意力!”大家都在听讲,你不能一直望着窗外。

再后来,那个曾经令你惊奇的世界逐渐成为视而不见的背景,你的目光顺理成章地投向考卷、电视、红绿灯或者面容俊美的男男女女——尽管它们并不像你以为的那么自然。

直到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正在关注钢铁侠的机甲,呃,对了,还有女超人的腋毛。

这些事物与你何干?或许你有疑惑,或许不假思索。实际上它们长期盘踞在我们的视野中,不是没有道理的。它们远不止视觉元素那么简单,它们是社会观念的象征物。就像钞票象征着财富,有人正努力让腋毛象征权利,尽管有些勉强。无论如何,成为视觉焦点的东西往往对应着一个时代的所思所想——考卷对应着能力,电视对应着信息,红绿灯对应着规则,俊美对应着健康,等等等等。

不信?让我们来读一读《神奇女侠秘史》(吉尔·莱波雷著)这本书吧。这是一部神奇女侠的传记,同时也是神奇女侠的创造者威廉·马斯顿(William Moulton Marston)的传记。读完此书我们就会明白,神奇女侠之所以她创造出来,就是为了发挥象征的作用。

马斯顿不是漫画家,而是美国著名的心理学家。此人不但非常了解如何利用人们的视觉,还是一个女性至上主义者。更确切地说,他是一个对女权主义有独特理解的视觉操纵者。他发明了测谎仪,神奇女侠的真言套索就源自于此。他还践行着一种令人侧目的家庭观念:与两个妻子以及她们分别生下的四个孩子生活在一起。很多人因此误以为他是一夫多妻的男权家长,而真相却“先锋”到一般人难以理解。

神奇女侠的创造者威廉·马斯顿神奇女侠的创造者威廉·马斯顿

作为女权主义者,马斯顿对当时流行的以男性暴力为主题的流行文化极为不满,于是他想到用漫画来反击。在他的构思中,神奇女侠结合了他的妻子们的优点,乃是一位用爱的力量战胜邪恶的女超人。与此同时,深谙观看之道的他意识到,“如果你不能触发大多数读者的性幻想,你就塑造不了一个真正的女性形象。”所以他把神奇女侠画得格外惹火,前凸后翘,装束迷人。在他看来,女人的性感不由男人下定义,使用得巧妙,反而是支配男性的绝佳武器。正是这一点,让一本正经的女权主义者烦恼了大半个世纪。

读了此书我也大致了解到,像几乎所有重量级的超级英雄那样,神奇女侠为什么也诞生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美国,也不难理解,“超人”对于当时的美国人而言有多大的魅力。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超人其实只是美国的“土著”。同一个时代的其他国家,漫画里的英雄人物没有魔法没有神力,只有像丁丁那样的聪明人。是美式文化的全球进程,让超人们盘旋在埃菲尔铁塔、金字塔和长城的上空。

曾创造了蜘蛛侠、绿巨人、钢铁侠等众多超级英雄的漫画大师斯坦·李(Stan Lee)明确表示,为了亚洲市场,他所在的漫威公司正在创作一男一女两个中国面容的超级英雄,“合作的前景非常令人振奋。”我敢肯定,很快就会有一群中国演员站在绿幕前作势欲飞,导演拿着扩音器大声喊:“注意了,请大家注意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章由如下广告商联合赞助发布 广告
文章排行
  • 日榜
  • 月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