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在美国为什么不能随便穿旗袍

武汉热线 社会 2018-05-14 15:29:05 170
摘要:犹他州的18岁白人女孩道姆(Keziah Daum)肯定是做梦也想不到她会以这么匪夷所思的方式成为横跨中美的国际网红。毕业舞会那天她穿了件二手店里买来的中式旗袍,之后她把那天的照片放到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本文章由如下广告商联合赞助发布 广告

犹他州的18岁白人女孩道姆(Keziah Daum)肯定是做梦也想不到她会以这么匪夷所思的方式成为横跨中美的国际网红。毕业舞会那天她穿了件二手店里买来的中式旗袍,之后她把那天的照片放到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道姆发布的照片道姆发布的照片

一个叫Jeremy Lam的华人率先发难,跟贴怼了一句“我的文化不是你他妈的毕业舞会礼服。” 这个贴随后在推特上被转了四万多次,获得点赞18万。这个成绩放在微信上大概不值什么,可对美国社交媒体来说已经是相当可观。一场关于道姆该不该穿旗袍去毕业舞会的大辩论从美国烧到中国,道姆本人也成了媒体竞相追逐的对象,她坚称自己尊重中国文化、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网友评论网友评论

这个女孩子在这件事里受到的心灵冲击和领悟按下不表,单说这场辩论本身。我游手好闲爬楼看了几乎全部跟贴,它们来自四面八方各色人等,但其中华人的观点阵势最为有趣:根据网名、语言和表达方式判断留言者的出处可以清晰的看到一条划分正反双方的线横在美国长大的华人和中国长大的华人中间,前者很多支持Lam,他们的留言风格如下:

“很多年前当我父亲把中餐送到我就读的三年级班上,那些孩子用手吊起他们的眼角、模仿他的口音来嘲笑他。我羞愧难当,告诉我爸妈我再也不想当华人了。”

“这件事的关键是亚裔孩子看到了一张照片,它又激活了无数人的记忆。“

后者基本一窝蜂支持道姆,他们的留言是这样的:

“你真的很漂亮!我觉得我有必要告诉你,我们中国人(真正的中国人)都非常喜欢你!你的旗袍非常得体,很适合你!欢迎来中国的微博,那里你能看到我们对于这个事情的真实看法。”

”我想他(Lam)應該連中文都不會吧。這些土生土長美國華裔都是這樣的吧,什麼都不會 就只是會他媽的埋怨別人。”

我在中国长到二十多岁,之后至今生活在美国。我的立场完全符合地域划分法的规律,简而言之:道姆没做错什么,是Lam神经过敏。但我总觉得就这件事而言,分出个对错并不重要,而了解Lam为什么神经过敏对所有华人来说都很重要。

道姆这次之所以惹上麻烦是因为牵扯上了一个叫“文化挪移”(cultural appropriation)怪物。这个连合适的中文翻译都没有的词显然不是一个中国概念,但在美国“文化挪移”引发的大讨论早在旗袍事件之前的很多年就已经如火如荼了。

“文化挪移”指的是强势文化从弱势文化中获取元素挪为己用,却对这些文化元素真正的内涵和创造了这些文化元素的人群都毫不关心。

网友指责道姆的“文化挪移”行为网友指责道姆的“文化挪移”行为

虽说文化的演变和发展少不了要互相拆借,但如果拆借双方关系不对等,拆借就变成了以强凌弱的巧取,即使没有造成明显伤害,对弱势群体来说也难免成了殖民文化的延伸,令人愤懑不齿。事实上很多典型的文化挪移现象的确带有明显的殖民色彩,比如美国很多球队用印第安部落的名字命名、用他们的图腾做吉祥物,一直以来都让印第安人耿耿于怀。他们认为这种做法有意固化印第安人和白人之间的不平等关系,由此引发的示威抗议此起彼伏。

“文化挪移”这个词的最早出处无从考证,但在美国,2000年代初几部相关专著先后问世,让这个词正式进入了公众视野。其中黑人作家和音乐家泰特(Greg Tate)2003年编撰的《除重担之外的一切:白人从黑人文化中拿走了什么》被视为引发美国“文化挪移”大讨论的第一枪。泰特在这本书的引言里阐述了美国主流社会对黑人从智商、运动天分,到性能力,到暴力倾向的种种误会是如何让白人对黑人文化产生了又爱又蔑的矛盾心理,这种心理又是如何在美国的流行文化中扮演了关键角色:

“我相信资本主义商品拜物(commodity fetish)的起源就是来自被卖到美国的黑奴,他们被从个体的‘人’降格到抽象的‘物’,这使他们既显得高于生活,又显得不似人类。因此,黑人的存在和黑人文化在美国扭曲的种族想象中就同时成了被渴求的违禁品和令人厌恶的恶梦,既要拥有又要抹去。这就能解释为什么一些关于黑人的刻板印象至今还在好莱坞大行其道,也能说明为什么美国音乐界一直在寻找像滚石、Eminem这样可以把黑人音乐做得有模有样的白人艺人——黑人艺人的存在会提醒人们美国流行娱乐的黑人文化起源,而白人艺人的作用正是削弱这种关联。”

如果你觉得这段话不好理解,不如去看看去年获过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的恐怖片《逃出绝命镇》,黑人导演Jordan Peele的处女作,讲的是白人羡慕黑人的体格、皮肤或视野,就把黑人抓来,通过手术把自己的脑子植入黑人的身体。这部电影基本上可以作为文化挪移的具象版视频——你只配做载体(管你愿不愿意),我才是灵魂。

《逃出绝命镇》海报《逃出绝命镇》海报

所以你看,在美国绝不只是华人对文化挪移如此敏感,几乎所有少数族裔都曾因此跟白人较过劲。2012年的维密秀上白人模特克洛斯(Karlie Kloss)头戴羽毛帽,身着皮文胸和皮裤,脚蹬长筒皮靴,以印第安人的装束亮相,招致抨击。维密之后从官网上撤下这段视频并道歉;2013年白人流行歌手派丽(Katy Perry)扮成日本艺伎在美国音乐奖颁奖晚会上献唱,同样引起渲染大波,派丽事后道歉。2015年,一直以黑人形象站在黑人维权前沿的时任全国少数族裔进步联盟总监的多勒佐(Rachel Dolezal)被揭出虽然有橄榄色皮肤其实却是正宗白人,多勒佐因此下台身败名裂。

最近这些年,受政治正确气氛的影响,美国国内对文化挪移的讨伐的确出现矫枉过正的迹象。旗袍案就是一例,还有更离谱的,去年在俄勒冈的波特兰市,两个白人合伙开的卖墨西哥卷饼的餐车被指“挪移”了墨西哥传统小吃食谱,被迫关门。连华裔球星林书豪也因为梳了黑人的雷鬼辫发型而遭到抨击。

林书豪卷入“文化挪移”漩涡之后,在《球员论坛》报上以《关于我的发型》为题发表了一篇文章,他说自己事前从未想过自己的发型会跟文化挪移扯上关系,但作为亚裔,他对文化挪移却不陌生:“我知道当看到好莱坞专找几个亚裔扮演小角色装点门面,甚或讲述亚裔故事却全不用亚裔出演时我心里有多难受;我知道当人们不愿意花时间去了解我的文化背后的人与历史时我心里的感受;当人们以李小龙或‘虾炒饭’指代我们时,我有多受伤。你尽可以说这都是玩笑,但长此以往它会让你觉得你低人一等,你的想法不如别人的重要。

林书豪在这篇文章里也呼吁人们利用文化挪移冲突带来的机会去深入了解和学习不同族裔的文化。 “从别人的文化里提取我们感兴趣的东西很容易,这是我们这个大熔炉式的社会最酷的地方,但我们不应该就此为止。我们的社会如今面临的分裂、政治波动和无谓的暴力使相互沟通和对话刻不容缓。

这段话其实也适合送给参与这场旗袍辩论的华人。同一件横格裙子有人看到的是白金相见,有人看到的是蓝黑。旗袍也是,中国华人眼中看到的“外国人穿旗袍”和美国华人眼中的“白人穿旗袍”完全是性质不同的两样东西。不同的经历导致不同的视角和观点,你可以不认同别人的观点,但你必须尝试了解和尊重别人经受过的苦难,这种苦难,即使你不能感同身受,也要知道它有自己的价值。

道姆发布的照片道姆发布的照片

另外,这场讨论中被反复提及的“中国人”一词,不管留言者意指“国籍”还是“民族”,它都是一个客观的感念,本就没有“真”、“假”之分,更何况是以经历和观点做依据来验明正身呢?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章由如下广告商联合赞助发布 广告
文章排行
  • 日榜
  • 月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