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家危机企业的迥异命运:背99亿债老板跳楼,欠债450亿向政府求助

武汉快讯 经济 2018-05-07 09:32:50 301
摘要:一边是绍兴市上虞金盾董事长周建灿因负债99亿元被逼坠楼,一边是绍兴市诸暨盾安集团因负债450多亿元求助政府。两家浙江公司仅仅相距一小时的车程,但危机爆发之后的境遇却有天壤之别。
本文章由如下广告商联合赞助发布 广告

一边是绍兴市上虞金盾董事长周建灿因负债99亿元被逼坠楼,一边是绍兴市诸暨盾安集团因负债450多亿元求助政府。两家浙江公司仅仅相距一小时的车程,但危机爆发之后的境遇却有天壤之别。

5月2日,盾安控股(以下简称盾安集团)旗下的盾安环境、江南化工同步停牌,称5月1日收到盾安控股函告,盾安控股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事项,且该事项对公司有重大影响。当天下午,盾安环境再次发布公告,原定于5月3日至5月4日发行公司债(第二期),因市场情况变化,决定取消。到了5月4日,江南化工(002226)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称,盾安控股面临的流动性风险可能会对公司的新增融资环境产生一定影响,若盾安控股无法妥善解决债务清偿问题,存在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的可能。

在此之前,盾安控股就已经向政府发出求助。网传一份盾安集团4月28日的紧急报告文件称,由于2017年下半年以来,去杠杆导致市场资金加速抽紧,一系列因素下,企业出现了非常严重的流动性困难。现盾安控股各项有息负债超过450亿元,包括约120亿元债券融资,并且绝大部分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贷款都集中在浙江省内,恳请省政府出面协调并推动相关化解危机的措施方案尽快实施。

当地相关部门极为重视,5月2日召开解决盾安集团债券融资及银行贷款等紧急问题的协调会,包括央行杭州中心支行、浙江银监局,浙江省国开行、浙江省进出口银行等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参会。知情人士透露,多家金融机构均表态不抽贷,要协助盾安渡过难关。

两家危机企业的迥异命运:背99亿债老板跳楼,欠债450亿向政府求助



企业危机谁之过?

是去杠杆惹的祸?还是企业自身的问题?

盾安集团将前提原因归为“去杠杆”。网传文件显示,盾安在文件里称,“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国家实施三大攻坚战,防风险去杠杆成为政府的一项重要工作,市场资金迅速抽紧,致使类似盾安集团较大规模利用债券融资的企业出现了发行难、融资成本不断提高等问题,导致企业消耗大量自有资金,出现了非常严重的流动性困难。”

去杠杆的政策提出已久。早在2015年底,中央就提出去杠杆的目标,但卓有成效是在2017年。2017年3月5日,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提出“要积极稳妥去杠杆,多措并举降成本”。根据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的《2017年度中国去杠杆进程报告》,报告显示2017年整体实现了总体稳杠杆、局部去杠杆。

然而,随之而来的就是企业危机的显现。根据新京报最近的一篇报道显示,2017年,A股市场整体筹资额较2016年下降了36.84%。而民营企业受此波及尤甚,报道显示,2017年资产负债率排名前十的10家民营上市公司全部亏损。

浙江民企盾安集团也难以逃脱这场风波。根据盾安所公布的紧急文件显示,2017年,盾安集团合并报表总资产648.8亿元,净资产225.2亿元,资产负债率65.3%;全年销售收入586.1亿元,利润总额17.6亿元。

同时,从上海清算所上披露的盾安集团2017年的年报中显示,盾安集团名下共发行了11个债券,共113亿元。截止2017年12月31日,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性负债高达423.66亿元,应付债券24.97亿元。在2018年,盾安集团又四次发行了超短融债券,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偿还银行借款。另有资料显示,盾安控股“17盾安SCP008”总额10亿元的短融债应于5月9日到期兑付。

拆东墙补西墙的套路,终究不能长久。融资背后没有带来营业收入和利润的增长,就会带来资金链的危机。根据财报显示,2017年,盾安集团的母公司营业利润仅为3.41亿元,与去年的4.02亿相比,下降15%;净利润2.90亿元,与去年4.31亿元相比,下降33%。稍显欣慰的是,盾安集团合并报表中的利润,反而从2016年的13.55亿元增至16.61亿元,一改从2014年以来的下降态势。根据财报显示,2014年到2016年期间,盾安集团的营业利润分别为15.28亿元、14.03亿元、13.55亿元,一直下跌。

但是,这样的利润与高达百亿的债务相比,依然杯水车薪。2017年营业利润的反扑,并没有换来债务压力的减少。财报显示,2017年,盾安集团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亏损13.44亿元;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93亿元。

有分析称,这一切都是过度扩张惹的祸。前盾安企划总监李晖曾经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盾安集团董事长姚新义对于企业未来发展营业额有达到2000亿规模的构想。之后,盾安陆续进军新能源、新材料以及节能服务三大千亿级产业板块。

除此之外,盾安集团近年提出“十、百、千”计划,即在十三五期间完成十个业务板块上市、百亿元年利润和千亿元年销售收入。目前来看,截止到2017年,586.1亿元的销售收入远远没有达到目标,旗下上市企业也仅有江南化工和盾安环境,而盾安智控控股的新三板公司华益精机目前正筹划IPO上市。

反观盾安环境和江南化工,资产负债率也是居高不下。从财报中显示,截至2018年3月31日,江南化工资产负债率为50.87%;盾安环境高达67.05%。

两家危机企业的迥异命运:背99亿债老板跳楼,欠债450亿向政府求助



财报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盾安集团纳入财报中的一级子公司有17家。根据天眼查可知,盾安集团对外投资的企业共有37家。庞大的集团背后是多元化的产业链,包括精密制造与先进装备(空调配件、暖通系统设备、阀门、电机、风机等)、民爆化工(民用爆破器材、工程爆破服务、爆炸深加工)、新能源(风力发电、光伏发电)、新材料(镁及镁合金)、现代农业(三文鱼养殖、园林工程与花卉苗木、有机茶叶)、投资管理等。

在这样的背景下,2017年,尽管盾安集团母公司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增长了554%,从去年的1.17亿元上升到7.65亿元,但盾安集团合并报表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依旧亏损13.44亿元。

然而这些报表中的细节,并没有起到预警的效果。直到盾安集团来势汹涌的“债务风险”和450亿元的帐单出现,才让很多人措手不及。“我们一直以为盾安集团不缺钱”,杭州某信托公司相关业务负责人称,盾安集团持有的江南化工股权并未质押,直接和间接持股的盾安环境股票质押比例也不高。

事实却是,浙江绍兴市又一家明星企业面临危机了。

两家危机企业的迥异命运:背99亿债老板跳楼,欠债450亿向政府求助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相对于金盾集团在资金链断裂时的手足无措,盾安集团就更有经验一些。为了避免出现金盾股份那样的悲剧,盾安集团换了个策略——向政府求助。

4月28日,盾安集团一份《关于盾安集团债务危机情况的紧急报告》呈上政府案头。语气真诚、措辞恳切,恳请省政府出面协调并推动相关化解危机的措施方案尽快实施。报告文件中,盾安集团阐释了实力(浙企排名27)、危机爆发原因(去杠杆)、现状(危机四伏影响深远)、解决策略(现金和托管)、未来展望(一定报答社会)等内容。

目前来看,求助效果显著。在这样的一份精心雕琢的文件面前,浙江省政府表示了足够的重视。

5月2日,据媒体报道,浙江省金融办召集地方人行、银监局和国开行浙江省分行等金融机构协调讨论盾安债务危机的解决办法,包括央行杭州中心支行、浙江银监局,浙江省国开行、省进出口银行、省工行,以及华融、长城、信达、浙江省工行等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相关分管领导到场参加了盾安集团债务协调会。据21 世纪经济报道,省政府的意思是 " 保 "。知情人士透露,多家金融机构均表态不抽贷,要协助盾安渡过难关。

这其中的利益链条也值得玩味。有分析称,去年受杠杆影响,盾安集团融资渠道比较单一,主要依靠银行渠道和金融机构。且目前盾安集团绝大部分银行和非银金融机构贷款都集中在浙江省内,因此,如果出现信用违约,将对浙江省内多金融机构造成重大伤害并带来系统性风险,这想必也是政府不愿看到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1月31日金盾董事长坠楼之后,金盾集团爆发出来了一系列民间借贷问题。同样也是因为过度扩张,资金回收迟缓,导致资金链吃紧甚至断裂。唯一不同的是,金盾集团依赖于民间借贷。这也算是在去杠杆背景下民营企业融资方式的另外一种尝试,可惜并不成功。

或许,这就是两家绍兴企业命运的分野。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章由如下广告商联合赞助发布 广告
文章排行
  • 日榜
  • 月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