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当年你刷过的手机吗?我的诺基亚C500手机

还记得那些年你刷过的手机吗?说到刷机,不得不提到笔者第一次刷的手机:诺基亚C500。之所以这么深刻,全然因为该机“夺走了”我的多个第一次:

它是我第一次购买的智能手机;

它是我的第一部高端智能手机(在当时看来售价1000+以上都是很贵了);

它是我的第一部也是唯一一部诺基亚手机(后来诺基亚已经到了迟暮之年,不再盛行);

同时,它也是我第一次尝试自已动手进行手机系统p(刷机)的手机。

诺基亚C500是当时本人买过的最贵的手机(以2010年的物价水平,1400+的手机价格算是非常高了),它的性能和握持非常适合,在当时算得上是小巧轻薄的机身,能给予人以非常舒适的握持体验。

此外,正如你想的那样,诺基亚手机机身的独特设计和品控质量,令其抗摔性非常强:

诺基亚C500曾被我从楼梯间掉落;

诺基亚C500曾被我从手中滑落坚硬的地板;

诺基亚C500更多的是从本人的口袋里不小心落下来。

而看似非常严重的“摔落虐待”,其实它只是把后盖弹开,机身却安然无恙。然而,总归是有些遗憾,诺基亚C500伴随着我只有一年多时间,它就因为我的照顾不全,给弄丢了。不然,我的现在手机家族里面,会有诺基亚C500的一席之地,并且占居我心中很重要的一个角色。

除了它是我的“第一次”情怀之外,更多的是当时盛行的手机刷机热潮值得怀念。

我认为刷机的精神和驱动,源自于本身对手机diy的热情,想通过刷机获取手机根目录root权限,以便进行某些极客体验(包括开机logo替换、diy主题、屏幕切换特效、出厂铃声替换等),还有对某些手机预装软件的厌恶想除之而后快、想固化某些常用应用软件等等。

其实,在当时山寨机盛行的年代里,更是激起我们刷机的欲望。而很多80(特别是85-89年)的现在所谓“中年人”,都是从刷机过来的。当然这也不是绝对,毕竟也有男生对这方面是小白,不感冒。

然而,正因为当时中国手机市场上面的手机,被约束于手机厂商无一例外都预装有一大堆“常用”应用,而这些所谓的新机预装APP却并未提供可卸载权限,于是便出现了需求市场:各种第三方提供手机系统深度优化的app和服务提供商涌现,形成了一整条“刷机”产业链。

我记得比较清楚的是,当年的塞班论坛是笔者常去的地方,里面有许许多多root教程和各种牛人自制的ROM,曾经我也有过自己动手DIY塞班ROM,一切相关知识就是从这个塞班论坛学来的,包括生人的第一次刷机(也就是给诺基亚C500第一次开刀)。

随着诺基亚的“倒台”,现在,塞班论坛已不是当年的塞班。它现在改名转业务了吧。——全球最大的综合类智能手机、数码设备交流分享中文论坛(原塞班论坛)。要不是今天写这篇文章,我还真把它遗忘掉了。不过幸好的是,用户密码还记得,也还在那里!

除了塞班论坛之外,特别是随着Android系列步步紧逼占领市场,市面上出现了很多以Android手机刷机为主的第三方刷机团队和技术提供服务商。比如MIUI,Flyme,乐蛙OS,百度云OS,魔趣OS,阿里云OS,CyanogenMod等等。

这些支持和服务提供者,在加快引领我们感受刷机的乐趣,同时也给原生态系统手机厂商带来了麻烦:由于一些不必要的预装软件被我们root删除掉之后,这些APP原人的广告或流量端口被我们人为的“破坏”,这在一定程度上让商家意识到,试图以“流氓”捆绑预装APP来提高除手机本身之外的额外收入,不是不长久之计。何况随着手机市场的风云涌动,竞争激烈,最终赢得消费者认可的还是认真做用户检验的手机品牌。

正如我们现在所看到的那样,各大品牌手机厂商已经很少大硬性预装一些不必要的APP,即使预装APP,某些APP还是可以卸载的。现在市面上的“裸机”化也越来越多起来,这形成一道值得赞赏的风景。不过,相对的,我们消费者对于刷机的诉求也越来越少,甚至已经快忘记有“刷机”这个词的存在了,可不是吗?比如我就是。

原创不易,转载请注明来源,关注微信公众号:小默默侃科技


本文标题:还记得当年你刷过的手机吗?我的诺基亚C500手机 - 手机
本文地址:www.wuhanews.com/phone/7124.html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