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龟煮不烂,移祸于枯桑

作者:史遇春

——最好不要多嘴,以免引火烧身

三国时期,吴国孙权(公元182年~252年)的治下,有一个地方,名字叫做永康县。

这个永康县有点小来历。

据说当日的永康县在今天浙江省金华市辖下。永康县於三国时期由吴国设置。

吴大帝赤乌八年【公元245年,赤乌为孙权的年号。黄龙元年(公元229年),孙权于武昌(今湖北鄂城)正式登基为帝,建国号为吴。孙权登基后,所用的年号如下:黄龙(公元229年~231年)、嘉禾(公元232年~238年)、赤乌(公元238年~251年)、太元(公元251年~252年)、神凤(公元252年)】,孙权的母亲因病到乌伤县南上浦乡进香,祈求“永葆安康”。进香之后,吴国太病体痊愈。因为母亲恢复健康,所以孙权非常高兴。于是,他就赐名吴国太进香地为“永康”,并设置了永康县。

话说永康县有一个人,有一天,他到本地的山间行走,在路上碰到了一只很大的乌龟。这个人很高兴,感觉自己这天的运气很不错。发现大乌龟之后,这个人找了一条绳子,绑了大乌龟的腿,提拉着往家里走。

捉龟人拖拽着大乌龟回家的途中,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忽然间,那只大乌龟竟然张口说起人话来了:

“真是悲摧啊,今天我出门不慎,没有挑好时日,被您给抓住了,没办法,也只能算我倒霉了啊!”

捉龟人听到大乌龟说话,先是吃了一惊。接着,他平静了一下心情,想着:

今天真是奇了怪了!不但平白捉了一只大乌龟,而且,这个大乌龟还会说人话。看来,我真是撞了大运了,发达的机会来得有点让人措手不及。

我要是把这硕大无朋、会说人话的乌龟献给国主吴大帝,这还不知道将来会有多少荣华富贵等着我下半辈子来享用呢!

这么一想,捉龟人心中更坚定了念头:

绝不能放走这只大乌龟,我一定要把它献给吴王。

这样一想,捉龟人又把大乌龟缠捆了几圈。

回家之后,捉龟人将大乌龟冲洗了一番,然后又仔细捆绑结实,等到第二日,捉龟人便挑了大乌龟,准备前去吴国的都城,造访朝廷收纳稀罕物件的部门,向吴王献奇。

因为捉龟人的家乡离吴王的宫廷禁地相距较远,走陆路需要好几日的行程才能到达。为了方便,捉龟人选择了水路行进。他挑了大乌龟,来到码头,坐船前往。捉龟人赶了一日的路程,去吴国的都城尚远。当天晚上,捉龟人搭乘的船儿就停泊在一个猜想大概叫做“越里”的地方。

为了船儿停泊牢靠稳当,船家就把船缆绑在河边的一颗老桑树上。

说是奇怪,还真奇怪啊。

奇怪的事会接二连三地发生。

当晚夜半三更的时候,这拴船的老桑树也开口说起了人话。

只听得老桑树对着大乌龟说到:

“元绪老兄啊,您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落得如此光景啊?”

老桑树这一喊,大家才知道:

奥!原来这大乌龟还有名字,而且,这大乌龟的名字还挺文雅的,叫做元绪。

元绪是啥?元是大,绪是业,据说这“元绪”的意思就是“大业”。

有史书可以为证,不信您看:

《三国志·魏志·杨阜传》里这样写到:

“伏惟陛下奉武皇帝开拓之大业,守文皇帝克终之元绪。”

这里的“元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就是“大业”。无疑!

这样说下去,原来所谓的江山社稷、事功大业,也不过是一只大乌龟而已。一笑!

老桑树看着大乌龟被牢牢捆绑,它似乎没有半点同情。刚才的这番问话之中,老桑树倒有几分的嘲笑与讥讽。

大乌龟活了这么久,人话都会说了,它怎能听不出老桑树对它的揶揄。

大乌龟对于老桑树的话,并未放在心上,它没有上火、没有生气,沉稳依然、淡定依然。

老桑树说完之后,大乌龟慢吞吞地回答到:

“我今天被五花大绑,人家要拿我去进献给吴王。猜想,吴王得到我之后,一定会把我炖汤喝、或者清蒸了吃。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即便是炖汤或者清蒸,又能奈我何呢?我可以肯定地对您说,他们就是砍完南山的树木,用这些树木全部做成柴禾来烧火,也是炖不坏我、煮不伤我的。”

“我今天虽然处境这般,这又有什么呢?这也不值得一笑啊!”

老桑树听了大乌龟的话,被大乌龟的语气和言辞有些激怒了,它气得呼呼直冒烟。

老桑树扯开了嗓子,对着大乌龟嚷嚷道:

“元绪老兄,您不要高兴地太早!”

大乌龟不屑一顾地回到:

“这话是怎么说的?高兴就高兴,不高兴就不高兴,这还要分什么迟与早吗?”

老桑树愤愤地答道:

“元绪啊,您可能还不知道,吴王孙权手下有一位人才,他的名叫做诸葛恪(公元203年~253年),他的字是元逊。这人您知道吗?”

还没等大乌龟回答,老桑树马上接着说到:

“诸葛元逊您或许不熟悉,但是,说起他家的长者来,您一定耳熟能详。诸葛元逊就是蜀汉丞相卧龙先生诸葛亮的侄儿;也就是吴国大将军诸葛瑾的长子。这下您该知道了吧?”

大乌龟依然缓缓地,它问老桑树道:

“这又如何?知不知道,什么要紧?”

老桑树神色夸张地说到:

“这又如何!你可不知道,这个诸葛元逊博学多才,上知天文,下晓地理,这世上,没有他不知道的事……”

大乌龟听到这里,心里立刻一沉。它知道大事不妙,赶紧制止老桑树到:

“子明先生,请您赶紧打住!……”

我的天啦!真是太意外了。

不但大乌龟有名字,就连这老桑树也有名字啊!

原来这老桑树也有一个动人的名字,它是叫做“子明”的。

名字确实是好名字,但是,至于这个“子”,究竟是“明”,还是“暗”,暂时还不知道。

至于这个“子”,究竟是能“照明”别人,还是会“暗黑”自己,一时还难以知晓。

因为老桑树和大乌龟说的都是人话,大乌龟怕近在咫尺的捉龟人及其他同船者听到它们的谈话内容,所以,在紧要处,大乌龟匆忙堵老桑树的嘴到:

“子明老兄先生,千万不要多嘴,话说到此为止,不能讲得太多,如若不然,可能惹火烧身啊……”

大乌龟觉得子明是聪明的,大乌龟也觉得自己的话已经说得够清楚明白了。

老桑树听到这里,心中忽然一惊,暗暗呼到:

“完了,这下全完了!多嘴饶舌,话说过界限了……”

想到后果,老桑树顿时枝叶下垂,色如土黄,默不作声了。

大乌龟与老桑树的这一席话,早就传进了捉龟人的耳中。当时,捉龟人只做是奇谭,根本没在意下。

捉龟人挑了龟,来到吴国的都城建业(今江苏省南京),高高兴兴地把大乌龟献给了朝廷。孙权见到大乌龟之后,十分高兴,他召见捉龟人一起见证清炖大乌龟的盛景。

这只大乌龟下了大锅之后,伙夫们烧了上万车的柴禾,这只大乌龟没有半丝损伤,仍然悠闲地在大锅之中游来游去。不但如此,大乌龟还能够自如地说人话:

“你们就放了我吧,这样烧火,是没办法炖熟我的!白白浪费人力和柴禾!”

孙权暴脾气,篇就不信那个邪。他命令手下人把诸葛恪找过来。

诸葛恪到来之后,行礼拜见吴王。

孙权对诸葛恪说到:

“元逊啊,不必多礼!您博学多识,当差这么多年,好像还没有什么知识学问难倒过您。今天遇上大乌龟这茬,煮不熟,熬不烂,它还那么自如的游来游去、说着人话。您倒是看看,这该如何解决?”

诸葛恪笑笑,说到:

“这个简单,大乌龟用老桑树烧炖,一煮即烂……”

孙权有些半信半疑,他问诸葛恪到:

“这老桑树要上哪里去找啊?”

还没等诸葛恪回答,捉龟人举手言到:

“大王,我知道。”

于是,捉龟人把当晚夜泊越里时,大乌龟与老桑树的谈话内容向孙权们复述了一遍。

孙权立即派人前去砍伐了那颗老桑树。这老桑树的枝条、树干一进灶膛,大乌龟马上一命呜呼,并且炖地烂熟。

从此以后,人们炖乌龟时,都要找点桑树枝叶条干做柴禾。

从此以后,乌龟就有了一个别号,叫做元绪;桑树也就成了子明。

这真是:

多嘴引火烧自身,元绪子明命归阴。

(本文结束)

注:本文改编自【南朝·宋】刘敬叔所撰的《异苑》卷三


本文标题:老龟煮不烂,移祸于枯桑 - 生活
本文地址:www.wuhanews.com/life/14546.html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