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偏心女人,大儿子是皇帝,却帮小儿子谋反,结果令人感动

中国历史上基本都是男人的舞台,女人几乎都是靠边站,特别是政治舞台上,完全没有女人的立锥之地,任何一个女人都不得干政,当然不排除有吕后、武则天、慈禧这样的人物,但毕竟是少数,干政的女人后果都很惨,但历史上有个女人,她干政了,结果却与别人大不相同,她就是武姜。

大家千万别以为武姜跟武则天有什么关系,其实她们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武姜是春秋时期人物,申国国君之女,他老公是郑国国君郑武公,她干政不是干老公的政,而是干儿子的政。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还得从武姜生孩子开始讲起。

武姜和郑武公的第一个孩子叫寤(读音wu),即不顺的意思,一般生孩子的时候,都是头先出来,但武姜在生寤时,他却是脚先出来,用今天的话来讲,就是难产,在春秋时代,孩子脚先出来,还能母子平安,可算难得了。

因为生寤时遭受了太多痛苦,所以武姜不喜欢这个儿子,据《左传》记载:“庄公寤生,惊姜氏,故名寤生,遂恶之。”这样的理由也挺奇葩的,按理说这对母子经过了生死鬼门关,彼此的感情更深才对,但武姜就是不喜欢这个儿子。

既然不喜欢,那就再生一个,三年后,,武姜与郑武公生二胎,这次生产比较顺利,她给儿子取名为段,她喜欢段,因为“段生易”,对于武姜而言,容易生的就喜欢,难生的就不喜欢,额……好像也不需要什么理由。

公元前744年,武姜的老公郑武公病重,在病危之际,武姜提出让小儿子段继承王位吧,但“废长立幼”自古违背礼教,郑武公不答应,很快郑武公挂掉了,寤继任皇位,就是历史上的郑庄公。

对于武姜而言,都是自己的儿子,谁做皇帝不都一样吗?但她偏不,她想让小儿子段做皇帝,原因还是“段生易”,于是她向寤提出要求,让他给弟弟封一片地,而且是险要的战略要地,名叫东虢(读音guo)国,寤不同意,接着武姜又让他给弟弟封“京”这座大城。

这时有大臣说:“把京这么大的地方封给段,于国不利”,郑庄公回答道:“武姜欲之,我弗敢夺也!”毕竟不敢违抗母亲的命令,于是断便到了外地,临走前估计武姜跟他说了些什么,于是二十年来,他厉兵秣马,准备跟母亲里应外合,造反夺王位。

其实郑庄公也早就知道母亲和弟弟欲图谋不轨,但下臣劝他早点解决二人时,郑庄公甩出一句千古名言:“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姑待之!”据推算,当时郑庄公不到20岁,一个十多岁的孩子,竟说出这话来,城府深啊!怪不得母亲不喜欢他!

最终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段在京经营20多年,郑庄公轻轻松松便把弟弟打败了,在班师之前,他命人把母亲赶出城,并说:“不及黄泉,无相见也!”说来还是武姜自己惹的祸,为什么要偏心,帮小儿子打败大儿子呢?

当郑庄公赶走母亲时,已经40多岁了,作为一个中年男人,他还是良心发现了,不该这样对母亲,但话已经说出去了,怎么办呢?这时有个叫颍考叔给他出了主意,叫人在地下挖地道,挖到有水的地方,这不就是黄泉了吗?母子便可相见了。

最后母子两果然在地道相见,据《左传》记载:庄公说“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 武姜说“大隧之外,其乐也怿怿”本来事情到此该结束了,但《左传》最后补了一句“遂为母子如初”,如初??就是说跟原来一样啊

最终母子相见的场景,虽令人感动,但武姜究竟还是不喜欢大儿子寤啊,不然怎能叫“如初”呢?大家有没有觉得,武姜这个女人思想有问题?


本文标题:史上最偏心女人,大儿子是皇帝,却帮小儿子谋反,结果令人感动 - 历史
本文地址:www.wuhanews.com/history/6494.html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