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是力与美的历史(TA说民族)

电影《刘三姐》讲述了壮族"歌仙"刘三姐(黄婉秋饰)的故事

人类社会是由许多个民族组成的。每个民族都是一个巨大的存在,如同向天边绵延的山脉让人望不到尽头,看不完它的蜿蜒,数不清它的巍峨。一个试图言说本民族的言说者能够做到的,只能是选择一个合适的视角,凝望那云遮雾绕的几座峰峦,揣度山脉的奇丽与崇伟。

那几座峰峦,是历史上的几位壮族女性。

第一位当属冼夫人。冼夫人名英,南北朝时期高凉郡(今广东茂名市电白区电城镇)俚(壮族先民分支)人。冼夫人出身南越首领世家,未出嫁时,即能行军用兵,且常劝亲族为善,因此各部落都很信服。罗州刺史冯融闻知,为时任高凉太守的儿子冯宝向冼家求亲。婚后,冼夫人常与冯宝参决辞讼,犯法的即使是亲族首领,亦不放纵。

548年,归梁的东魏叛将侯景发动叛乱,广州都督萧勃征兵援救梁武帝萧衍。高州刺史李迁仕称病推托,并要召见冯宝。洗夫人察觉此乃李迁仕谋反的先兆而阻止了准备前往的丈夫。不日,李迁仕果然反叛,冼夫人分析李迁仕出兵之后州城空虚,乃亲自带领千余人徒步担杂物,诱开城门之后出击,取得大捷。冼夫人领兵与长城侯陈霸先会师于灨石,与后者结下战友之谊。

陈霸先代梁而为陈武帝后,冯宝卒,朝廷任用冼夫人9岁的儿子冯仆为阳春郡太守--实际摄政者为冼夫人。广州刺史欧阳纥谋反,诱召冯仆为乱。陷入两难的冼夫人最终决定不能因为顾惜儿子而辜负国家,遂发兵拒贼,率百越酋长迎接前来讨伐的陈将章昭达。平叛后,冯仆以冼夫人之功,封信都侯,加平越中郎将,转石龙太守。朝廷并册封冼夫人为中郎将、石龙太夫人,出入仪仗如同刺史。冯仆卒后,陈朝亦风雨飘摇,岭南数郡共奉冼夫人为圣母,保境安民。

隋高祖杨坚遣总管韦洸安抚岭南,被陈将徐璒拒阻。晋王杨广让陈后主给冼夫人写信谕以国亡。冼夫人验知陈朝已亡,集首领数千尽日恸哭。命孙子冯魂率众迎韦洸,岭南遂定。朝廷任用冯魂为仪同三司,册封冼夫人为宋康郡夫人。番禺人王仲宣反,将韦洸包围于州城。冼夫人派孙子冯暄率师救韦洸。不料冯暄与王仲宣的部将陈佛智平素交好,故按兵不动。冼夫人大怒,派人执拿冯暄并关进州狱。又派孙子冯盎出师,斩陈佛智,与鹿愿军会师共败王仲宣。冼夫人亲自披甲乘马,张锦伞,领彀骑,护卫朝廷诏使裴矩巡抚诸州,岭南又定。隋高祖对冼夫人的英勇和才略大为惊异,乃拜冯盎为高州刺史,并赦免冯暄,拜为罗州刺史。追赠冯宝为广州总管、谯国公,册封冼夫人为谯国夫人。开谯国夫人幕府,置长史以下官属,给印章,可调动部落六州兵马。其时番州总管赵讷贪虐,土著部落多有亡叛。冼夫人令长史张融上书言讷罪状。隋高祖获得赵讷贪贿证据将其法办,并降敕委命冼夫人招慰亡叛。冼夫人亲载诏书,过十余州,宣述朝廷意旨,所至皆降服。隋高祖再赐冼夫人临振县汤沐邑1500户。追赠冯仆为岩州总管、平原郡公。601年,冼夫人逝世,谥为诚敬夫人。

冼夫人所处的南北朝隋初时期是一个社会大动荡、大分裂的乱世,但也是我国古代民族大融合的高潮时期。在那样一个纷乱的时代,却出现了冼夫人这样一个卓越的少数民族女政治家和军事家,夫、子、孙三代并因其而荣贵。在男尊女卑的漫长的封建时代,冼夫人无异于横空出世,惊绝国人。后人为祭祀冼夫人而建的冼庙,仅广东高州境内就有200多座。海南、广西等地亦有大量的冼庙,此外,冼庙亦见于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柬埔寨等国。

与冼氏夫人相比,刘三姐是壮族民间传说人物,而不是真实的历史人物。然而,历史传说同样是历史的一部分,而且随着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彩调剧、歌舞剧和电影《刘三姐》的问世,刘三姐这一传说中的歌仙已成为海内外家喻户晓的人物形象。刘三姐作为一个文化符号,今天既已变成壮族文化的一个历史象征,也已成为壮族文化的一个现代图腾。很多观众可能印象最深刻的是戏剧和电影里刘三姐戏弄3个秀才的对歌场面。但这只是众多刘三姐传说素材中的一部分。传说尚有这样的:"相传唐神龙中,有刘三妹者,居贵县之水南村,善歌,与邕州白鹤秀才,登西山高台,为三日歌。秀才歌芝房之曲,三妹答以紫凤之歌;秀才复歌桐生南岳,三妹以蝶飞秋草和之。秀才忽作变调曰,朗陵花,词甚哀切;三妹歌南山白石,益悲激若不任其声者,观者皆歔欷。复和歌,竟七日夜,两人皆化为石……"(清王士祯《池北偶谈·粤风续九》)在有关刘三姐的传说中,刘三姐(亦称刘三妹)与白鹤秀才对歌并俱化为石的故事更多闻见,或许因为这一故事更美丽和更耐人寻味。

民族的杰出人物无论男性女性皆是民族的代表。乍看起来,冼夫人的政治和军事活动在壮族历史中代表着力,刘三姐代表着美。然而,历史不仅仅是力与美的历史,历史是人创造的,因此历史又是心灵的历史。冼夫人和刘三姐,又呈现着怎样的民族心灵?在那险酷的改朝换代的大动荡中,冼夫人何以一生挺立于梁、陈、隋三朝?诚然,有其作为杰出政治家和军事家的超人智慧和本领,但苏轼贬海南时所写《冼庙》一诗中的"三世更险易,一心无磷缁"两句,我以为才道出了冼夫人的深层境界,这就是无论时空如何移换,世道怎样更迭,维护国家统一、民众安宁的真心永不因磨而薄,因染而黑。刘三姐的传说,也叙述着一种对理想人生的向往和追求。

因此不妨认为,冼夫人和刘三姐的故事,是一个民族的心灵在历史中的绽放。

(作者为民族文学杂志主编)


本文标题:不仅是力与美的历史(TA说民族) - 历史
本文地址:www.wuhanews.com/history/6405.html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