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第一杀手,原来也是个怕老婆的男人

在古代的中国,有许多有名的铸剑师,他们采石深山,筑炉炼剑,往往千锤百炼,方能做得一把满意的作品。干将莫邪的故事尽人皆知,而宝剑往往配刺客,在春秋时期的吴越之间,有把宝剑,就与这样一个刺客有关。这把宝剑,也因这刺客,而成为千古名剑。

这把剑的名字叫鱼肠,他的诞生自然也非出自乡野巷道,据传出自铸剑大师欧冶子,其第一任主人乃是越王。其料采自赤堇山之锡、若耶溪之铜,经雨洒雷击,得天地精华,在炉内万千锤炼而成。而对于鱼肠的传说,充满浪漫传奇,剑成之日,有相剑师薛烛评论其“逆理不顺,不可服也,臣以杀君,子以杀父。”

薛烛的点评犹如魔咒般,终究让越王心有不悦,那时候的越国尚且孱弱,受到吴国的欺凌。越王也就找个机会,将鱼肠宝剑献给了吴国。鱼肠也就找到了他的第二任主人,吴国朝堂举足轻重的人物公子光,也就是后来的吴王阖闾。

当日的公子光,正积极筹谋吴国,可是吴王僚并非是庸主,当日的吴国正在中原晋国的支持下,与楚国进入多事之秋,互相攻伐,互有胜负,但吴国的崛起已然成为定局。思前想后的公子光,最终找到个有名的刺客,名为专诸,将鱼肠剑赐予他,希望通过刺杀的方式,夺取王位。

史书中对于专诸的描述,基本也就是个豪杰般的人物,但从其最终不辱使命,成功刺杀吴王僚,帮助公子光成为吴王振兴吴国奠定了基石的情况看,专诸的刺客人生算得圆满。与后来如同他一般刺杀秦王的荆轲比较起来,专诸要幸运的多。《吴越春秋》记载:“专诸者,堂邑人也。伍胥之亡楚如吴时,遇之于途。专诸方与人斗,将就敌,其怒有万人之气,甚不可当。其妻一呼即还。子胥怪而问其状:“何夫子之怒盛也,闻一女子之声而折道,宁有说乎?”专诸曰:“子视吾之仪,宁类愚者也?何言之鄙也?夫屈一人之下,必伸万人之上。”子胥因相其貌:碓颡而深目,虎膺而熊背,戾于从难。知其勇士,阴而结之,欲以为用。遭公子光之有谋也,而进之公子光。”

专诸除了相貌长得勇武外,居然还是个怕老婆的人,这便与传统上的所谓家庭观念有所不同,从专诸在外面与人斗殴看来,其性格属于直爽型,容易惹是生非。假如不是遇到了伍子胥,那么专诸的命运绝非史书中那般。从专诸“妻一呼即还”看,专诸又是个宠爱妻子的男人,自然也是忠于家庭的人。专诸本不是刺客,如果不去刺杀吴王僚,专诸顶多也就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率性大汉而已。

为了诸事圆满,公子光和伍子胥可谓是用心良苦,打探到吴王僚好天下美味,便让专诸参加集训,学的一手好厨艺,希望赢得吴王僚的欢心,以待时机。若是和平年代,专诸的厨艺学得到手,或许等待刺杀时机,却难以预料,所谓可遇不可求,专诸之命运,还有可能成为宫廷厨子,养家糊口,度完一生。奈何战乱年代,时不我予。

谁又能肯定,专诸不是为了报答公子光和伍子胥的知遇之恩,才毅然前往刺杀吴王,专诸是如此爱家爱妻的男子,又怎能舍弃掉平凡的人生,干此轰轰烈烈之事,卷入这一场宫廷的变乱之中。可惜春秋易逝,良辰难得。吴楚之间的争霸,很快就要拉开序幕,历史要让公子光登上舞台,就得让他踩着一些人的尸体,平稳的走上王位。专诸的牺牲,也就是必然。

当然,专诸就成为了鱼肠剑的第三任主人,他受命前往宴会,鱼肠剑藏于鱼腹之中,在沉重而悠远的钟鼓声中,拖着缓慢的脚步,捧着热气腾腾的菜盘子,走到了吴王僚的面前。继而风云变色,鱼腹开而匕首见,鱼肠宝剑不负了他鱼肠的名字,以鱼之名,藏于鱼腹,被专诸紧握手中,一击而中,将九五之尊刺杀于片刻之间,鲜血浸染的刀刃上,显出了专诸含笑的嘴唇。


本文标题:春秋第一杀手,原来也是个怕老婆的男人 - 历史
本文地址:www.wuhanews.com/history/6392.html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