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县一部重要方志出错?最新发现:这个消失的"沙阳八景"被找到了

核心提示:目前寻访到的豸角为后人用石头所垒砌,十里平流、瀛洲夕照、七峰叠翠、凤岗春树、洞天瀑布、豸角秋烟、瑶池夜月、吕峰晴雪,我再次翻开盛钏老师编著的《沙县风景名胜诗词选注》一书。

北宋宣和元年(1119年)6月,京师(东京开封)闹水灾,李纲为民请命,呈《论水灾疏》,"朝廷恶其言",把他贬为"监南剑州沙县管库"(一名管库的小官)。李纲在沙县兴国寺住了一年,1120年6月朝廷宣召他进京复职,由于当时交通、信息不便,直到秋天才离开沙县。

李纲在沙县一年的时间,游遍名山胜水,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而最让后人称道的是他为沙县命名了"沙阳八景":十里平流、瀛洲夕照、七峰叠翠、凤岗春树、洞天瀑布、豸角秋烟、瑶池夜月、吕峰晴雪。

如今,"沙阳八景"命运各异,关于"豸角秋烟"更是一个谜。

目前寻访到的豸角为后人用石头所垒砌。

关于"豸角秋烟"的两个谜团

时光荏苒,800多年过去了,"沙阳八景"中的"凤岗春树"、"瑶池夜月"、"羸洲夕照"风景因新城改造已不存在;"洞天瀑布"也只有在春季雨水密集时才能看到;"十里平流"则因上游和下游建起电站,水面愈加宽阔和平静;"七峰叠翠"、"吕峰晴雪"安然无恙;而关于"豸角秋烟",有两种说法:一是传民国七年南北军阀混战,豸角被南军炮火所毁;二是传文革期间被红卫兵砸毁。而新版《沙县县志》记载的"豸角秋烟"是毁于南北军阀混战。

"豸角秋烟"风景到底还在不在?

这让我产生了寻访的念头。一天傍晚,我接到张盛钏老师的电话,他告诉我沙阳八景中的"豸角秋烟"风景还在。我意识到信息的重要性,如果"豸角秋烟"真的还存在的话,那么以前的传说和猜测就不攻自破,而县志的记载就要修正。

豸角山又称獬豸山,俗称背后山,与大灵峰遥望,在淘金山东北面,海拔408米。从背后望其峰顶,极像豸角。

獬豸又称独角兽,辨曲直,惩邪恶,公正、正义的象征,历来被执法者敬奉庙堂之上。

寻访"豸角秋烟"

第二天早上,我与盛钏和他的同族老张一起踏上寻访"豸角秋烟"的路程。

一条盘山土路,绕着豸角山朝阳的山坡往山顶延伸,每到转弯处都有新挖宽的痕迹。转过三个弯,我就感觉全身热起来,边照相边观察周围的环境:半山腰上全是树,松树居多,但不挺拔,随处可见茂密的灌木丛,时已深冬,没有花香,却有鸟语掠过耳畔。令我惊讶的是:从第一个弯道上来就有大小不一的坟墓,到了半山腰,坟墓愈加密集、宽大和精致,大都是清一色灰砖建造,墓穴周围种满了各式各样的风水树,有一座坟墓更是奇特,没有墓门,上下两层皆是棕色的两排大水缸,缸口密封,再盖一间简易的窄窄的长板房,上面铺灰瓦片遮挡雨水。我就很纳闷,这么好的一座山都被死人占去,难道公正的獬豸只管活着的人?

通往豸角山顶没有大路,老张带我们从南面的小路寻上去,虽说是羊肠小道,但还敞亮,显然,来上面瞻仰豸角的人不只我们几个人。往上走大约一百米,一块巨石突然拦住我们,巨石长满青苔,面对我们的一面还算平整,另一头深深扎进土里,我们只能从左边绕行而上。又大约爬行三十米,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在一块巨石上,一棵比腰还粗的松树分为两枝巍然屹立,而就在松树的边上,一座呈圆锥形的用石头砌起的"豸角"巍然耸立。

这就是我梦寐已久的"豸角秋烟"吗?这就是从县志里消失"豸角秋烟"吗?

我们在读字时,老张告诉我,他二十年前来看豸角时,有人将豸角的北面中下部掏出一个洞,后又不知被什么人补起来。老张绕到豸角的背后,用携带的柴刀将密集的藤条撕开一片口子,好让我拍照。我转到豸角背后,从昏暗的光线里看见豸角庞大的底座竟然是一整块的巨石,看上去更高更宏伟,由于树木和藤条遮掩,看不到豸角缺陷的顶部,但豸角与巨石浑然一体,更显雄伟。

"豸角"真身仍存疑

下山。回到家,我拿出张盛钏老师编著的《沙县风景名胜诗词选注》一书,想从中找出李纲为"豸角秋烟"写的诗篇,奇怪的是竟然没有收录。书中有两首沙县古代名人为"豸角秋烟"留下的诗篇--

陈山,字汝静,又字伯高,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进士,沙县人,官至户部尚书,兼任谨身殿大学士、《两朝实录》总裁官,著有《陈相国诗稿》。他回乡省亲,游玩沙阳八景,欣然为"豸角秋烟"提笔:

节彼崖头石,雄如独角攒。

山容秋后瘦,岚翠晚来寒。

千谷空文藻,抑邪洞肺肝。

英英须化鹤,好去托人间。

曾桐,字良中,明成化十九年(1483)举人,沙县人,历任梧州司理、象州知州、中顺大夫等职。他也为"豸角秋烟"留下七言绝句:

嵯峨特立耸云头,翠染浮岚郭素秋。

遥望松杉更苍郁,凌人正气未全收。

吃完晚饭,我坐在电脑前整理照片和录像,"豸角秋烟"的形象一遍遍在我眼前过滤。从李纲被贬沙县到现在,时光荏苒,弹指890多年,多少往日光阴皆尘埃落定,唯有青山绿水围绕小小的沙县城,默默地梳理着物是人非。

妻子站在我身后欣赏白天拍摄的风景,当看到"豸角秋烟"的照片时,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豸角原来是用石头砌起的呀!"她这不着边际的一句话,像一根棒槌狠狠地砸在我后脑勺上。是呀,豸角怎么是用石头垒砌的呢?李纲当年为沙阳八景命名时,都是根据真正的实景和实物来命名的呀?而又为什么豸角到了清雍正七年又有后人来"题建豸角"一说?难道真正的豸角在这之前遭遇到天灾?抑或人祸?这其中肯定有变故。

我再次翻阅照片。当看到我们上山时被一块巨石挡住去路,我拍的那张巨石照片时,我的心猛地一收:莫非那块巨石就是"豸角"?那块巨石的平整面和豸角的底座差不多,只是它的角深深扎进土里,使我无法判断我的思路是否准确。如果我的判断是错的,那真正的豸角"飞"到哪里去了?难道是之前豸角遭遇到天灾?抑或人祸?而在清雍正七年,沙县有识之士为了让真理和正义的化身重现于山巅,而不惜物力财力用石头仿砌的?

当然,这些仅仅是猜测,无据可考。但是,《沙县县志》记载的"豸角秋烟"毁于南北军阀混战肯定是错了。而更多的有关"豸角秋烟"的谣传则不攻自破!

我再次翻开盛钏老师编著的《沙县风景名胜诗词选注》一书,读到明嘉靖十九年(1540)沙县举人黄文梯写的《登豸角山述怀》一诗时,我心释然:

触邪此地曾声应,直气于今尚未摧。

信有云烟从洞出,凭谁楼阁倚天开。

百年想象贤豪在,九日登临我辈来。

俯仰岩巅成独啸,明月还上最高台。

此诗的第一句:"触邪此地曾声应",盛钏老师在注解中注明:相传唐末崇安镇将邓光布指着豸角山说,百年之后此地当出忠节之士抵触奸佞。百余年之后的宋代,沙县果然出了陈瓘、邓肃等敢于直谏的名臣。

我不再为我心中的纠结而苦恼。不管目前寻访到的豸角是否后人重建,但"豸角秋烟"仍是沙阳一景,展现在沙县高高的山顶,存活在沙县人民心中。


本文标题:沙县一部重要方志出错?最新发现:这个消失的"沙阳八景"被找到了 - 历史
本文地址:www.wuhanews.com/history/6227.html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