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光宗看一宫女手长得美,第二天皇后送来一餐盒,光宗当场吓疯

宋高宗听信了皇甫真的忽悠,礼聘李凤娘为恭王赵惇的妃子。时来运转的李凤娘草鸡变凤凰,成了惇王妃。不久,又为赵惇生了一个儿子,生了儿子不久,赵惇被立为太子,李凤娘自然水涨船高,成了太子妃。

初入皇宫的李凤娘,还知道夹紧尾巴作人。成为太子妃之后,得意忘形的李凤娘开始露出了粗鄙无文的本相:她在高宗面前说孝宗的不是,在孝宗的面前说赵惇的坏话,整个一个长舌妇的形象。

一来二去,赵构后悔起这门亲事了。

只是皇家与寻常人家不同,不是想休、写封休书就可以的。闲居的太上皇的赵构常对左右表示“吾为皇甫坦所误!”

儿媳每天在宫中搬弄是非,孝宗劝说几次,凤娘也不知收敛。忍无可忍之下,赵昚放出狠话道:“行当废汝”!

孝宗不过是虚言恫吓而已,哪知道凤娘从此心底记恨上了公公。李凤娘之所以有恃无恐,正是因为赵惇是个“气管炎”,王府中李凤娘说一不二,恭王对之言听计从。

孝宗禅位之后,赵惇即位为君,李凤娘真的母仪天下,晋位为皇后。成为皇后之后的李凤娘行事更加乖张,丝毫不将公婆二人放在眼中。

孝宗毕竟是当公公的人,不方便教训儿媳。孝宗谢皇后见凤娘太过放肆,规劝儿媳要注意皇家礼仪,不要在宫中大呼小叫。

哪知道李凤娘根本没有将公婆放在眼中,当了孝宗皇帝的面,话中有话道:“我是官家的结发夫妻,难道还要你来教训!”

太皇谢太后乃是孝宗继配。李凤娘这样讲,明显是在讥讽她是由嫔妃册封为后的。谢太后如何听不出凤娘的弦外之意,虽然气的面色铁青,却强忍着怒火没有当场发作。

孝宗皇帝在一边,见儿媳不但不听良言相劝,反而语含讥讽的顶嘴,当场勃然大怒。他立即召来老臣史浩,商议废李皇后之事。

清官难断家务事——史浩却认为光宗新立,如果草率废后,既是自打耳光,而且会引的物议沸腾,不利于政局稳定。

孝宗请来史浩,本意是希望他襄助自己废后的,却不曾考虑过史浩是个没有担当的人。史浩是孝宗潜邸老师,为孝宗登上皇位曾经煞费苦心,号称三个T一个N跟上一二零孝宗智囊,朝野之间很有声望。史浩此前为相,只知一味地劝孝宗静守典制,政治上安于现状、增大增粗毫无建树。从前不喜折腾,老迈年高退休之后更是喜欢清静无为。

高宗曾说:皇甫坦误我!

孝宗也曾说:史浩误我!

史浩不附和,废后之事只得作罢。孝宗主动禅位,应该是在心底盘算好了“有其父必有其子”、自己退居二线,从此可以好好安享清福的。

哪知道他的退隐,只是苦捱岁月的开始。

没有不透风的墙,孝宗召史浩商讨废后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李凤娘耳中。李凤娘心中对孝宗恨的咬牙,但愤怒并没有让她失去理智。刁蛮任性并不等于弱智,在王府皇宫多年,人到中年的她也学会了隐忍。虽对此事耿耿于怀,她却没有立即发难,而是把满腔怒火发泄在了丈夫光宗的身上!

一天,即位为君的光宗正在洗手时候,意外发现端盥洗盆的宫女手若柔荑,不由色心大动,喜形于色。光宗的色痨样,恰好被李凤娘看了个满眼。

第二天,“李醋坛子”派左右送来一具食盒,“光宗启之,则宫人两手也”。光宗大吃一惊,险些当时就抽过去。

史载,“淳熙末,上(指光宗)在东宫,旁无姬侍,高宗以和义郡夫人黄氏赐之。光宗即位之后,黄氏“拜为妃”。

绍熙二年时候,李凤娘已是长门冷落的黄脸婆(时年47)。不但在环肥燕瘦、佳丽如云的后宫中自惭形秽,即便在风韵犹存的黄贵妃面前也毫无优势可言。

李凤娘年长赵惇两岁,他们玩的是姐弟恋,姐弟恋的后遗症便是女方老的快,以色事人,色衰则爱驰!

有几天,光宗在黄贵妃的宫中呆的时间略久。

李凤娘得知消息之后,醋意大发。

绍熙二年冬至,光宗出宫祭天,忽然内侍来禀报:黄贵妃“暴死”!

好端端的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光宗闻言,惊的目瞪口呆。

宋制,“三岁一郊”。南郊祭天非同寻常,(此次祭祀,是光宗初祀圜丘)冬至前三日,光宗就得依例“致斋于大庆殿”。光宗虽然深爱黄贵妃,却无法立即赶回宫中一探究竟。他深知李凤娘的手段歹毒,想起自己即便是贵为天子,却仍不能保全心爱的女人,一个晚上光宗都在以泪洗面。

次日凌晨,精神恍惚的光宗,正在行祭祀大礼。先是意外发生了大火,继而“值大风雨,黄坛灯烛尽灭”,大雨夹着冰雹从天而降。

暴风骤雨的不期而至,导致光宗主持的祭祀“不成礼而罢”。一连串的刺激、打击之下,光宗紧绷的弦终于断了——史书为尊者讳,记为“遂得心疾”。所谓心疾,其实就是精神失常,疯了而已。


本文标题:宋光宗看一宫女手长得美,第二天皇后送来一餐盒,光宗当场吓疯 - 历史
本文地址:www.wuhanews.com/history/6186.html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