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古盗火,为夏虫语冰

文/胡赳赳

世存的《先知中国》集珍,读来惊心动魄。十多年前,有一次他因痛风住院,我去探访,他说在治研先秦上古史,惜史料太少。从巫神到礼仁,从洪荒到文字,从三皇五帝到战国春秋,中间有一大块拼图不存。这块拼图,世存渐渐逼近:这是人神共舞之地,想像与史证摩荡之所,也是"太初有道"。

世存笔下的"先知",是"轴心时代"早期的高士。预言人人可作,先知人人可当。此是"因位的先知",要到果位,还有漫长的锤钳之路。先哲言"不诚无物"、"至诚如神"即是此意。若私狭偏性,则"道"路不通,也就做不了先知。做先知非得"大公无私"、"大私即公"不可。非得"天下事即吾性份内事",非得有"万物森森在吾下"的精神。如此方芥子能纳须弥。孟子言"吾养吾浩然之气",朱子言"冲漠无朕"。所谓"养",我另作"佯"(类同之意)解。如此,吾即吾浩然之气,

也就冲漠无我了。私心杂念一概消融,于是通百骸,通天地,通幽冥。能够做到无我,就拥有了先知的本领,也就把天人之"边际"击穿了,此之谓天人合一。"知行合一"是诚,"天人合一"是敬。先知只是诚敬二端之事。"知行合一"是用,"天人合一"是体。先知也只是体用不二之理。

世存的《先知中国》,大可当"高士传"来读。这本书实乃《先儒高士传》。世存自己的名、相,也因气质变化而有桶底脱落之相,和言悦色,遗世而独存。只是其常怀忧愤之心,华发早生,令友朋"多情应笑他"。

对时下而言,我叹"动念即乖,一说就错"。尤其是近期看微信朋友圈,如对杨绛先生归道山一事,各种局狭逞快,机外生机、辩外生辩。说得行不得,识得做不得,盖世人通病。所以我担心世存的大作是"与夏虫语冰"。有夏必有冰,此乃先知语。但夏虫是不明白这个道理的。当世之人,当时之人,不都体验着这个规律么。世存说这些历史个案要是当世之人知晓了就会避免犯错误了,至少可免杀身之祸。怎知实乃:非人不知,而人不为耶。

夏虫之人生百年,历史之长河千秋。此之一比。历史之长河千秋,宇宙之瀚浩亿年。此之又一比。夏虫、人生、历史、宇宙,这样比一比,人的心就安定了,少些患得患失,多点触类旁通。

" 启蒙时代"或"轴心时代"的可悲,是大多数人当了炮灰,因为前仆后继、重蹈覆辙,如夜鸟投火、羚羊跳崖,盲目而盲从,集体无意识。剩下几个读书种子,成了圣贤,了悟大道。以此荫护众生。历史的残酷性正在于此。"陪圣贤读书"才是历史的隐性规律。

所以,自古至今,人生只有一条路可走:超凡入圣。但圣贤之路又是枯淡的,是世人目为"少有人走的路"。故不过是"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张氏姐妹、杨绛女士都践行了这样的道路。火种微光,但传灯不绝。

" 盗火者"面临的窘况是"识火者少"。最终,盗火者的下集是盗完火后,还得在茫茫人海中等待那个来"借火"的人。这一等,或许就是两千年。

世存接续了先秦时代的火种。


本文标题:从上古盗火,为夏虫语冰 - 搞笑
本文地址:www.wuhanews.com/fun/4115.html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