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宁晋:难忘家乡的大洋豆儿

说起大洋豆儿这个名字,自己都感觉陌生,因为离开家乡河北省宁晋县大北苏村这么多年,就再也没有说过和听过这个名字。

大洋豆是宁晋城西一带对花生的称呼,据说,宁晋城东和城北一带,则把花生叫做长果或者落花生,只有我们老家城西才有这个特有的称呼。

因为老家大北苏村的位置,紧处北沙河北岸,因为这条北沙河,导致两边的成为沙质土地,而这沙质土地,正好是大洋豆最喜欢的土质,所以,沿着北沙河的两岸,就成为大洋豆儿的主产区,即使里北沙河南岸就一点五公里的南苏村,就没有这样的优势。

每逢大洋豆丰收的季节,于是就拿着一种叫做三齿的工具,一边说着“走,去刨大洋豆兰。”一边往地里走,到了地里,有人在前面抡起三齿,一棵一棵的刨着,后面的人就把刨起来的大洋豆儿捡起来,因为是沙质土壤,只要把大洋豆蔓捡起来轻轻一抖,便露出白白胖胖的花生。

最后,便把这些大洋豆儿蔓收到一起用车拉回家,然后再拿起大洋豆儿蔓在凳子上一摔,这些大洋豆就算收货到家了,剩下的大洋豆儿蔓则晒干,成为马、驴、猪的上等饲料。

没到收大洋豆的日子,村里的孩子们便提着篮子,拿个小小的木扒子,去人家收过的大洋豆儿地里捡遗留的大洋豆儿,年岁比较大的,则拿着练钎(即铁钎),去地里找搬仓,这搬仓就是所谓的田鼠,它们会把大量的大洋豆儿偷到它窝里的仓库中,有时候找到一个搬仓窝,可以挖出一挎框大洋豆儿,但只有母搬仓窝里才有货,公搬仓的窝里很少,估计是只够自己吃就可以,不会储藏的。

记得老家每年家家户户都会收很多大洋豆,要是家里有个六七个人,甚至可以收一件屋子的大洋豆儿,家里每每来了客人,就拿着簸箕,弄上半簸箕放在客人面前,尽管吃就是,哪里像现在跑到超市里面称上一公斤大洋豆儿这么可怜呢!这往往使离北沙河远的村子里的人羡慕不已。

唯一一次帮别人家收大洋豆儿,是到马家庄未婚妻家时,正好赶上她家收大洋豆儿,于是便自告奋勇的前去帮忙,他们在前面刨,我就和未婚妻在后面捡,可能由于紧张,又怕人家说我干活慢,我就慌乱的加速,这个时候,她的弟弟突然大喊告状:爹,他捡丢了很多大洋豆儿!

我脸红脖子粗的非常尴尬,她的父亲宽容的笑着对他的儿子说:“他没有捡干净,你就在后面捡啊!”

这些情节,一晃就是几十年过去了,就像这个大洋豆儿的名字一样,随着时间的流失,成为昨天的回忆。

想念家乡的大洋豆儿,虽然这个名字很土,土的只有我老家方圆几十里的人才这样叫。但是正因为这个,才成为我家乡特有的特色和乡音!我的老家把花生叫做大洋豆儿,那么你的老家叫花生是什么呢?

(作者:张胜开)


本文标题:河北宁晋:难忘家乡的大洋豆儿 - 搞笑
本文地址:www.wuhanews.com/fun/3958.html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