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借贷,到底能有多灰?

民间借贷,也可以叫地下借贷。之所以叫地下,就是利息高到,中国法律都放弃保护它的地步了。所以,除非于欢这种出了人命的,否则政府向来睁只眼闭只眼,任尔自生自灭中。

中国与外国不同的是,小民百姓,甚至民间企业家,借钱都找不着银行的门,或者说,除了银行,还有两种独特的融资方式:

一种是亲朋好友之间互助共济式的借贷,就是你家办事了--所谓的办事,主要是两种,一种是娶媳妇儿,一种是盖房子。其它事项一是不花多少钱,二是构不成伟大事业之道德制高点,所以,借钱的一般张不开嘴,被借者也有不借的底气,唯有盖房娶媳这种农家的人生大事,亲朋好友不但没有拒的底气,甚至还要主动垂问,缺多少钱?我借你多少你就够了?这种借贷,一不打欠条,二没有利息。这家办事,其他所有家多少都会借点;那家办事,其他所有家也多少都会借点。这叫亲朋好友互助共济。你去乡下走走瞧了,这种互助共济方式,既体现亲情,又是客观生存条件导致的必须的抱团取暖战略。

一种是非亲朋好友之间高利息式的借贷,这种一般就不是办盖房娶媳没有经济收益的人伦之大事了,而是办厂,办企业,甚至金融集资之类与经济利益直接挂钩的事。由于不是亲朋友好友,由于没有亲情与友情的粘合与信任,所以这种借贷风险大,利息不但得有,还特高,高到法律放弃保护当事人的地步,但是,正由于法律之放弃,导致放贷人风险进一步加大,所以利息也就高到吓人的地步,形成一种恶性循环。于欢案中,就是这一种。

有关于欢案背后折射的借贷乱象,我想强调几点:

第一,你千万不要以为,放高利贷的就是坏人,借高利贷的就是好人。我们香帮居然有人认为,没有背景谁敢放高利贷。这种论断我也是醉了,这种政府雕刻出来的板结化思维和二极管思维可要不得。文学作品中,窦娥她婆婆蔡氏就是放高利贷的,她有啥背景?她面对的欠款人,一是窦娥她爹,还不起人家钱了,把闺女卖给人家了。幸亏闺女长得可以,人家有个儿子,也相中你了,人家要是没相中,也没个年龄对等的儿,你说人家蔡婆子咋办?也脱下裤子威胁一下窦天章?蔡婆的第二个欠款人赛卢医,还不起钱了,直接拿绳子要勒氏人家。放贷人明显是弱势,简直没任何辙么。一句话,实际中可能正相反,升斗小民不舍吃不舍喝,积攒的几个小钱放出去了,本来图个高利,最后发现本钱都回不来。比如我们安阳前几年集中爆发的集资案,多少老人、多少市民、多少乡民,与小额借贷公司互相捆绑--我自己找不到借贷的人,我把自己养老钱都拿出来给你,你帮我找,我挣个高利,你也挣个高息,结果呢,有的一开始就没想还你本钱,有的倒是老实的想做好来着,但捱不住自己投资失败,或者贷款人放了兔子,总之最后的结果不外是鸡飞蛋打。所以这里没啥好坏,只有他们自己定的规则。守规则,就算好人,不守规则,就不算好人。问题是,他们本就是在规则之外的,玩起来,双方都容易越规。

第二,苏银霞按规则应该再还17万,但是她说她没有。任何人实际生活中讨债,都会遇到这种情形。她说她没有,你咋办?一般的手腕,也就是不断的软骚扰,跑你家,在你家吃喝玩乐,或者看着你们家吃饭,你们家走哪儿他们也走哪儿,你们家睡觉,他们在门外睡,或者在你家门里弄个地铺,摆出不走的架势。除此之外,讨债人还能咋地?有些人陪不起时间与精力,干脆雇用一些讨债的,只不过事先都有交待,可以威胁,可以说狠话,但不要出人命哈。问题是有些钱和肚量的才敢雇用讨债的,没钱的,心窄的,人软的,你说怎办?所以于欢案中的警察出警到现场,说一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理论上也是没错的。他平常出警中,看到的类似现象应该太多了,他夹在中间为难。只不过,他没有调查,他来之前,发生的已不仅是打人了。而是,除了打人,有些方面已突破人伦之底线了。

第三,苏银霞涉案金案2000万。杜志浩催要的那17万,在2000万中算个毛哪?所以,我很想知道,其它的债权人都是谁,他们的款项如何催回来?只知道苏银霞本人也放高利贷,而且因为这个,案发后也住进去了。所以,一码是一码,我唯一不平的,是有人当着一个女人的儿子的面,掏自己的下体猥亵这女人,犯了人伦之底线。说实话,你不这么猥亵,你就是学了港台电影里的黑社会,剁了苏银霞一根手指头,我也不会吭的。事实上,我们安阳的集资案中,诸多当事人卷款逃跑了,众多参与集资的小民,死的心都不知道多少回了,但也有一些小民,能逮住这些卷款人的孩子,据我所听到的小道消息,他们把这些孩子用绳子绑住,在水井里提溜下提溜上的玩呢。转述人没有给我详细描述其它情景,但他说了这个提溜后,给我补充一句:惨着呢!你们自行脑补有多惨。民不告官不究,何况告人的时候,自己这边先不占理了。

第四,被于欢刺死的杜志浩,在面对于欢母子掏出下体的那一刻,是个十足的流氓恶棍。可是反过来,人家也是替老板讨债的,讨不回来,回去也没法面对老板的,老板的雇佣费也不是白开的。何况被刺伤以后,两个重伤,一个轻伤,却是人家自己亲自开车上冠县人民医院。据急诊科医生分析,此时的杜志浩,最重要的自救措施是减少活动程度,以避免出血加重。兄弟们都受伤了,他当大哥的,竟然舍命自己开车,结果他送了命,兄弟都活了过来,以至于人有感叹,这些人遇上一个好大哥。又好面,又义气。你说,成龙都没演过这么好的大哥不是?你说,就因为一个小鸡鸡,就把一个好大哥的形象给颠覆了,也没命了。

第五,上篇文章我曾经说过,苏银霞保护儿子不力。在我眼里,于欢就是个22岁的娃。人家催债人来了,你第一件事就应该是,让我儿子走开,我才是唯一的责任人,企业法人,或者借贷人。有啥你们找我。问题的是,苏银霞什么也说不出来,她就是没钱,你们看着办。另外,这个看着办,应该也是她们家族长期应对催债的一种方式,不说是老赖吧,至少是破罐破摔了。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正如武志红的《巨婴国》里所描述的,中国式家庭中,父亲经常是缺位的。你看看这家,不但缺位,还是故意缺位。据我看到的消息,苏银霞的老公、于欢的父亲,早就因为欠债跑路了。他跑了,让弱妇稚子替他顶牛?这算什么男人?

第六,苏银霞疯狂借高利贷的行为,在我眼里就是饮鸠止渴。你的厂 子有多少利润,能经得起你借如此高利息的债务?还有一个信息,就是有一个钱,她就全投厂里了。我们日常经济行为中,常用一个止损,虽然我于经济学一窍不通,但我发明一个止赢。就是人在巨额高利面前、在可能的利润前景面前,能不能做到适可而止摁下暂停键?我的一个小帮友,女的,也是创业者,她给我说,她在经营自己企业的过程中,奉行的是一个三三制原则:三分之一去冒险,如果失败再派三分之一去营救,如果还失败,坚决退出,另外三分之一保证家里正常生活。我的意思,亲们,在经济与经营面前,能不能做到稳打稳打,能不能做到理性止赢。光输自己的钱,你可以输得起,可你输别人的钱,却也这么输得起,这不是坑爹么?

最后说说中国没有个人破产制度这回事。中国的《企业破产法》规定,只有企业法人才能破产,自然人是不适用破产的。而且中国大量的家庭作坊式小企业,是"人企不分"的。甚至有些人为了避税,弄一个亲戚中的下岗职工来做法人,所以,企业法人缺位,真正的企业主却以个人名义四处借钱。所以,公司没法申请破产,企业主本人也没法申请破产保护,只好泥堆里打滚了,我就这了,你爱咋地咋地。结果债主傻鸟,竟然上了小鸡鸡了。

小鸡鸡是要命的一道菜。只要杜志浩不亮小鸡鸡,道义上他还是占上风的。一鸡不慎,反误了自己卿卿性命。它告诉我们的就是,高利贷有风险,除了本息都收不回来的基本风险,还有小命也收不回来的高盘风险。放贷要小心,收贷更得小心。不出人命,政府与舆论不会关注,等关注的时候,却是已出人命,那不是已晚了么?

于欢为了母亲的尊严愤而抽刀,我觉得可以酌情轻判甚至不判。正如某个官员所言:"这个案例应广泛宣传,让国民知道当着男人的面猥亵侮辱人家母亲的下场。国人皆曰可杀。上下五千年,只有日本鬼子对山东人干过这种事情,反抗者居然判无期,这他妈是我们山东人的耻辱。"但是,他那对欠账不还的父母,还是不得轻放。对了,他爹现在还在外面跑路么?你要是让老婆孩子跑路,自己留守,你说,人家杜志浩还会给你亮鸡鸡么?那11个催款人中,应该没有女人,也就是蔡婆那样的,如果有,人家也不会对你亮下体的。你是双保险,为嘛关键时刻不见你身影呢?

扫瞄或长按识别以下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随时看更新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本文标题:民间借贷,到底能有多灰? - 搞笑
本文地址:www.wuhanews.com/fun/3609.html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