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车"创始人、创业明星戴威畅谈共享经济的热点问题

OfO创始人戴威(中)被众人团团围住

OfO未来咋发展?听听戴威怎么说

1.未来OfO会不会介入自行车生产,变成既生产又运营的机构?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特派博鳌记者庞瑞妍段伟朵万军伟文图

本报讯2017年坐啥交通工具最时髦?几乎在一夜之间,郑州街头开始出现大量崭新的小黄车、小橙车、小蓝车……共享单车带来便捷的同时,也引发了关于共享单车管理、政府监管、押金制度等一系列问题和讨论。

谁来为共享经济定义?符合哪些条件才能算共享经济?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最后一天,OfO创始人兼CEO戴威、蚂蜂窝创始人陈罡、滴滴首席发展官李建华等现身分论坛,围绕"共享经济"谈观点。

"小黄车"创始人受追捧,堪比"超女"

论坛现场,主持人纪中展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年会期间,一位企业大佬用"那英见超女"来比喻自己见到OfO创始人戴威的感觉,老牌歌手那英很有名气,但在机场,最受追捧的反而是一些刚刚兴起的年轻"小鲜肉"。

大河报记者在戴威参与的圆桌论坛现场看到,活动结束后,身为90后新晋的创业明星,戴威被与会者团团围住,争相交换名片。戴威告诉记者,2009年考入北京大学后,参加的第一个社团就是北大自行车协会,经过几次长途自行车拉练,从此爱上了骑行。2013年,戴威到青海省的一个高中支教,买了一辆自行车,每天骑行三四公里,自行车成为那段时间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热爱自行车的他期待把骑行的乐趣带给更多人,遂创立了OfO,做骑游的平台,但仅仅9个月就倒闭了,账面只余400块钱。

" 很郁闷,却想在这个行业继续坚持,等待互联网的一个机会。"戴威说,他大学期间丢了5辆自行车,他期待用共享方式解决短途出行的问题,于是有了如今的OfO,一年半时间,OfO从北京大学走出来,走向4个国家的46个城市,目前平台上已有250万辆车。

" 自行车是一个已经200年的行业,里面有各种不同的品牌,不同的设计理念,不同的特点,我们希望这些车都可以通过平台得以联接,而不是'吞并'。"戴威表示,OfO会一直坚持不生产车,只联接车。希望到2020年,OfO变成自行车工厂最大的购买方,自行车变成人们只使用、而不再购买的商品。

2.OfO有没有可能全面废除押金制度?

" 押金不是共享单车这个模式中必要的事情,我们会想办法,让用户更低门槛地使用共享单车。"戴威表示,OfO2015年9月7日在北京大学上线之初,是没有押金的,一直到去年进入城市,收了99块钱的押金,目前仍然坚持针对所有的学生不收押金。押金是诚信的一种交换,可以是钱,也可以是其他,比如目前OfO也在与蚂蚁金服合作,在上海地区试点,芝麻信用650分以上是不用缴押金的。"目前收的押金,我们一分没有动,也在等待政府部门给出一个方向,明确押金的处理办法。"

3.OfO损坏率很高,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 这是一个信任的问题。我选择相信用户,要给用户一些空间,让他们去适应。看到有特别不对的方向,可以出来引导、教育,但不会一开始就要求用户怎样。用户的一些行为是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我们要考虑如何结合目前互联网的技术,结合已有的信用体系,让用户享受到更好的产品。"

"小黄车"、网约车背后,谁为共享经济定义?

小猪联合创始人、CEO陈驰:分享和共享经济的定义比较困难,目前比较经典的定义是个人闲置的资源、时间分享给需要的人,但这个定义比较狭义,现在的业态已超出此范畴。

蚂蜂窝创始人陈罡:共享经济的火爆,与人工智能并驾齐驱。逻辑上来讲,共享是大家共同拥有一个东西,分享是一个人把使用权让出来,让大家共享,但是实际场景应用里这个问题会更复杂。

转转CEO黄炜:衡量共享经济与否,要看一个模式能否提升供需端资源使用效率。

滴滴首席发展官李建华:企业对于共享经济的理论并不是特别在意,而主要看商业模式。滴滴发展到一定程度,大家或许都不买车了,而是共享一辆车。

回家吃饭创始人、CEO唐万里:共享经济目前尚没有完全的结论,但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使用权被多次分享,提高社会资源利用率,从而节约社会资源。

OfO创始人戴威(中)被众人团团围住

OfO未来咋发展?听听戴威怎么说

1.未来OfO会不会介入自行车生产,变成既生产又运营的机构?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特派博鳌记者庞瑞妍段伟朵万军伟文图

本报讯2017年坐啥交通工具最时髦?几乎在一夜之间,郑州街头开始出现大量崭新的小黄车、小橙车、小蓝车……共享单车带来便捷的同时,也引发了关于共享单车管理、政府监管、押金制度等一系列问题和讨论。

谁来为共享经济定义?符合哪些条件才能算共享经济?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最后一天,OfO创始人兼CEO戴威、蚂蜂窝创始人陈罡、滴滴首席发展官李建华等现身分论坛,围绕"共享经济"谈观点。

"小黄车"创始人受追捧,堪比"超女"

论坛现场,主持人纪中展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年会期间,一位企业大佬用"那英见超女"来比喻自己见到OfO创始人戴威的感觉,老牌歌手那英很有名气,但在机场,最受追捧的反而是一些刚刚兴起的年轻"小鲜肉"。

大河报记者在戴威参与的圆桌论坛现场看到,活动结束后,身为90后新晋的创业明星,戴威被与会者团团围住,争相交换名片。戴威告诉记者,2009年考入北京大学后,参加的第一个社团就是北大自行车协会,经过几次长途自行车拉练,从此爱上了骑行。2013年,戴威到青海省的一个高中支教,买了一辆自行车,每天骑行三四公里,自行车成为那段时间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热爱自行车的他期待把骑行的乐趣带给更多人,遂创立了OfO,做骑游的平台,但仅仅9个月就倒闭了,账面只余400块钱。

" 很郁闷,却想在这个行业继续坚持,等待互联网的一个机会。"戴威说,他大学期间丢了5辆自行车,他期待用共享方式解决短途出行的问题,于是有了如今的OfO,一年半时间,OfO从北京大学走出来,走向4个国家的46个城市,目前平台上已有250万辆车。

" 自行车是一个已经200年的行业,里面有各种不同的品牌,不同的设计理念,不同的特点,我们希望这些车都可以通过平台得以联接,而不是'吞并'。"戴威表示,OfO会一直坚持不生产车,只联接车。希望到2020年,OfO变成自行车工厂最大的购买方,自行车变成人们只使用、而不再购买的商品。

2.OfO有没有可能全面废除押金制度?

" 押金不是共享单车这个模式中必要的事情,我们会想办法,让用户更低门槛地使用共享单车。"戴威表示,OfO2015年9月7日在北京大学上线之初,是没有押金的,一直到去年进入城市,收了99块钱的押金,目前仍然坚持针对所有的学生不收押金。押金是诚信的一种交换,可以是钱,也可以是其他,比如目前OfO也在与蚂蚁金服合作,在上海地区试点,芝麻信用650分以上是不用缴押金的。"目前收的押金,我们一分没有动,也在等待政府部门给出一个方向,明确押金的处理办法。"

3.OfO损坏率很高,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 这是一个信任的问题。我选择相信用户,要给用户一些空间,让他们去适应。看到有特别不对的方向,可以出来引导、教育,但不会一开始就要求用户怎样。用户的一些行为是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我们要考虑如何结合目前互联网的技术,结合已有的信用体系,让用户享受到更好的产品。"

"小黄车"、网约车背后,谁为共享经济定义?

小猪联合创始人、CEO陈驰:分享和共享经济的定义比较困难,目前比较经典的定义是个人闲置的资源、时间分享给需要的人,但这个定义比较狭义,现在的业态已超出此范畴。

蚂蜂窝创始人陈罡:共享经济的火爆,与人工智能并驾齐驱。逻辑上来讲,共享是大家共同拥有一个东西,分享是一个人把使用权让出来,让大家共享,但是实际场景应用里这个问题会更复杂。

转转CEO黄炜:衡量共享经济与否,要看一个模式能否提升供需端资源使用效率。

滴滴首席发展官李建华:企业对于共享经济的理论并不是特别在意,而主要看商业模式。滴滴发展到一定程度,大家或许都不买车了,而是共享一辆车。

回家吃饭创始人、CEO唐万里:共享经济目前尚没有完全的结论,但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使用权被多次分享,提高社会资源利用率,从而节约社会资源。


本文标题:"小黄车"创始人、创业明星戴威畅谈共享经济的热点问题 - 娱乐
本文地址:www.wuhanews.com/ent/1597.html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

精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