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汽车第二春 我不再是过客丨投资人说

在去年的12月31号我对周伟锋做了第一次的专访,那次专访我们谈到了两大产业,一个是白酒,还有一个是新能源汽车。白酒在今年第一季度的行情自然是不必说的。茅台都到四百块钱了,新能源汽车在这一个月的行情也是非常的引人关注。今天我是想把新能源汽车这个产业单拎出来和周伟锋仔仔细细的探讨一番,毕竟它的成长不止于此。

投资关注碳酸锂 铜箔 车电子配件等 电池、整车压力犹在

“2017补贴政策调整”与电池成本大幅下降匹配平衡

“2017补贴政策调整”有利于“良品车“脱颖而出

未来三五年 传统造车人比互联网人更有优势

国际增速高于国内 新能源车还有40倍的成长空间

长线布局 享受30%的差额收益

周伟锋,国泰基金权益事业一部负责人,国泰金鹰增长、国泰价值经典基金经理。自2013年担任基金经理至今,年化复合收益超过36% 。

张婧雯:在我们国内一直看传统汽车这个行业的投资人,其实并不看好新能源汽车。您为什么在这个阶段这么看好新能源汽车呢?

周伟锋:新能源汽车发展需要三方来支持,到一个阶段才能取得比较大的一个发展。第一个是国家和行业的政策这个层面,这是自上而下的一个层面。因为大家关注的实际上可能政策在2008,2009年开始就比较大规模的支持。所以实际上这个支持一直在延续。另外一个实际上在中间这一个层面,实际是要我们的汽车厂商和包括汽车零部件的厂商,在技术和产能上进行准备好。所以这个可能在2008年,2009年政策上已经有明显的支持。但是这一类技术准备没有储备的时候,这个阶段可能也是不那么现实的一个阶段。但是经过大概到2013年,2014年以后,我们看到无论是国内的厂商还是国际上的厂商,基本上大部分已经有大规模的投入了。所以这是一个比较现实的一个阶段。

还有一个阶段实际上可能对我们来说,如果想大规模发展,一定是消费者要认可。消费者要认可可能在2008年,2009年一直到2013年之前,主要是以客车,包括部分城市的出租车来应用。但实际上可能老百姓的家里可能没有什么用。因为作为老百姓选择的话,汽车消费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第一个包括品牌,渠道,另外一个使用的口碑来说都是很重要的,所以实际上可能在2015年之前,这一个阶段都不一定成熟。但是现在我们看到的实际上包括我们能够买到的很多的汽车的品牌越来越多。包括特斯拉,国内的比亚迪,北汽,江淮,上汽,甚至国内像宝马,奔驰已经有相应车型出来,所以我觉得可能这个阶段更接近现实。从这个层面如果仔细做一个梳理的话,可能新能源汽车时代应该是来了。

张婧雯:我们国内企业来说,对于您刚才说电池,电机,电控这三部分,核心技术是不是其实都还没有到位?

周伟锋:我们其实国家政策有一个实际是当时扶持新能源汽车,有一个设想。是我们在传统汽车这一块的差距,可能需要弥补的时间更长。但我们希望在新能源汽车这个领域,能够实现一个弯道超车,现在的情况来看,虽然我们在电池,电机和电控方面可能跟国际上顶尖的技术还是有一部分差距,但是实际上我们很多公司的技术,在国际上已经是算比较不错的技术。

张婧雯:2017年对于新能源汽车补贴的一个新的调整政策出来了,有很多细则,总的来说对新能源汽车补贴的标准更高了,而且补贴力度比以前减弱了,并且未来五年慢慢还要递减,你觉得这样一个新的政策的调整对于这个产业发展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周伟锋:要谈现在这个政策实际我们要谈上一版政策制定的环境,还是提到我们刚才提到的,其实中国第一次新能源汽车热点的时候,应该是2008年,2009年,我们这一版标准,实际所有的补贴标准,是按照那个时候的电池成本来算的。所以补贴相对于成本来说在目前这个阶段是偏高的。因为我们相信过去五年,电池的单位成本应该下降不止一半。所以实际在去年年终大家预期,按照这个包括很多业外人投入这个产业,奔着这个补贴标准来的话这是一个不合适的策略。接下来这个政策应该是越来越鼓励这一个行业有技术门槛。然后能够做出好的产品的汽车厂商来进行补贴。而进而通过汽车厂商对整个比较优质的那一个零部件供应商和材料供应商进行补贴,不是说谁都能够投这个产业,所以这个政策出来,一个好的厂商,优质的厂商可以按照新的标准可以持续的去做。我相信可能未来大家也看到了,实际上可能所谓政策一个执行的时间,有一个逐步下坡的一个大小的量。我们看到另外一层随着新能源汽车量在扩张以后,新能源汽车成本下来,有可能比补贴的标准还要快。所以实际上在这个阶段,优质厂商可能会脱颖而出,这是我们觉得可能补贴标准的大小可能并没有那么重要。但实际上对于整个国家补贴的一个倾向的话,我们从标准里面看的更明显。

张婧雯:进入到新能源汽车这一个产业里头的企业是越来越多,包括外部资本。像易车网的李斌,还有汽车之家的CEO李想,都在做自己的新能源汽车,其实无论是李斌还是李想,他们都是从互联网公司出来的,他们有非常大的资本的优势,像李斌做的蔚来汽车,刚刚他融了一轮资,最新的投后估值达到25亿美金,折合人民币应该达到170多亿人民币了。跟我们现在二级市场有的著名造车企业的估值也不相上下。问题是我们二级市场很多传统的汽车企业也在转型。他们也在积极的向新能源汽车这个方向转,您觉得两个方面相比,互联网人做汽车跟传统汽车人做汽车,哪个更加有优势?

周伟锋:在谈这一个互相之间比较之前,我们先谈一个。实际上可能像这些做互联网的人能够来做汽车,就说明实际上新能源汽车的潜力是非常大的。因为确实除了过去几年,除了互联网以外,包括消费电子以外,可能接下来大家能够看到的一个比较大的产业,确实是新能源汽车,包括电动车和电动车以后,整个大的汽车电子化的过程。他们应该说是奔着这样一个目的来的。他们应该有一个共同的属于先导,大家看到他们的样板应该是美国的特斯拉,特斯拉是汽车行业以外人做汽车,这么多年可能2013年以后在全球影响力在加大,估值到了几百亿美金的水平。所以这个可能作为互联网人来造车的一个路径。

但实际上可能包括国内到现在为止,实际上可能电动车的牌照已经发了大概有十张左右。也看到国家在鼓励这一部分,就是传统车厂以外的企业来投资。但是实际上我们要看到里面一个差别,实际可能造汽车跟造手机,跟造别的消费电子产品不太一样。汽车是一个牵扯到方方面面非常多的。我们说汽车有上万个零部件,供应链管理,质量管理,渠道管理,还有一个很大关键是汽车是一个安全性非常高的一个产品。所以实际可能我们看的像特斯拉,在美国这么一个环境下,它做的应该是行业里面非常优秀,已经经过这么多年还是多多少少有一些小的问题在。所以它的发展进度,可能跟它们自己想象中还是要有一点差距。因为造车没有那么容易,所以实际我觉得可能当我们都在谈互联网造车的时候,我个人角度觉得可能前景是光明的,但道路一定比互联网企业做互联网的人一定要曲折得多,这是第一个。接下来的新能源汽车为什么整个全球的格局会发生大的变化,我说是特斯拉对这个行业的贡献可能已经过去。因为特斯拉给整个老百姓带来了一个冲击,其实可能新能源汽车也能够做到这么高档车的一个角度,我们接下来要看的更多的是像宝马、奔驰,包括实际过去对新能源汽车,对电动车不是那么感冒的,像日系一些企业,他们切进来以后实际可能对整个产业拉动会更大,因为他们非常清楚整个汽车的流程。安全这些东西都已经是很成熟了,所以他们一旦进来以后,他们的进度一定比互联网造车快。未来三到五年,传统厂商可能会更有优势。

张婧雯: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其实分为四个部分,一个碳酸锂,接着锂电池,周边配套以及零部件,最后汽车整车。二级市场角度来看,除了新能源整车以外,其他的包括做锂电池的,做原材料的,甚至配件的涨幅很惊人,最近一个月表现一个做零配件企业涨幅超过50%,但是做汽车整车企业表现非常的一般。从这一点是不是说明二级市场的投资人就是不看好新能源汽车整车?

周伟锋:现在预期是以乘用车为主的大市场以后,谁能够在未来占到乘用车这么一个大的蛋糕。因为用乘用车无论是电池,电机,电控还是所有材料,包括整车厂商要求都比客车,物流车要高得多。所以特别在上市公司里面有这一个壁垒,可能会更少。所以我们说只要有这一个壁垒,当你看到今年其实国家政策也是预期,去年大概51万辆,今年70到75万辆的水平,这里面大家能够分到蛋糕更多一块是有空间的。所以无论是刚才谈到的碳酸锂,或者是我们最近在谈的比较多的,因为三元电池带来的包括轻氧化锂,实际这两个并不冲突。这两个产业在中国还是有一定有优势的企业,所以这一类企业一定可以值得关注的。这是第一个。

可能电池今年压力会稍微大一点,因为去年过去一段时间,可能新能源电池的利润率是偏高的,实际上可能更多他享受到过去补贴偏高的一个成果。另外一个可能整车,也存在一个问题,就是你补贴下降以后怎么去达到你新的一个利润的平衡,可能有一个阶段需要通过量的增长来填补它单车利润下降的一个阶段。我们的策略在所有这个链条里面去找壁垒,最高的一环,包括其实可能电池里面看到,包括材料里面碳酸锂,轻氧化锂,包括我们去年发现可能有一个行业会比较明显偏紧,跟消费电子也有关系的铜箔,因为锂电铜箔我们测算可能未来两到三年之内是一个很紧缺的一个状况。所以可能我们在这里面去找一些优质的企业,这都是可以投的。包括电池里面的,包括技术壁垒比较高的像隔膜这些,都是值得看的。

我们其实这一次为什么觉得可能这是一个中长期,一个比较大的机会。虽然可能股价随着大盘的涨涨跌跌会有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波动,可能短期不一定那么好说,中长期为什么那么确定,我们看到实际乘用车出来以后我们在研究,我们上一次也谈到了,汽车的研究我们看它过去两年这些车厂准备了什么。我们看到其实国内,包括上汽、比亚迪、江淮、北汽这些,已经有那么多的车型在推向市场或者准备推向市场。我们发现接下来可能这个销量出来是制造的问题。

另外一个我们看到以宝马为代表的国际上的厂商,他们基本以宝马为例,宝马所有车系已经标配一款混动的车型。实际这一个车型的储备一定会把更多的传统车转向新能源车,所以这一个拉动对于全球的供应链,是一次很大的机会。对于国内的零部件厂商或者是一些材料厂商的话,它可能面临的空间会更大。所以 就看谁看到这个机会,我们需要不断跟这些厂商沟通。去看他们对这一个行业是怎么判断的,如果是他们准备充分以后,我觉得这一个确定性是非常大的,因为我们面临着可能今年国际上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增速,可能会比国内还要快,这是大家看到新能源汽车在国内是靠政策驱动一个市场以后,我们看到更多是全球一个市场。全球市场七千万到八千万辆一个传统车的话,实际现在一百多万辆车还有四五十倍的一个空间。看到时间更长,难得有那么确定一个成长空间在。

张婧雯:再问您最后一个问题,市场操作的角度就是刚才说的铜箔,隔膜,包括电子,其实在这一个月的新能源汽车板块非常热的过程当中,他们上涨的幅度也很大了。现在我来研究这一块,我想投资它,你觉得是我再等一等,会不会市场有回调我再进入,还是长期来看不用管现在的估值?

周伟锋:取决于每一个人的投资久期,如果你投资周期就三个月的话,可能所有研究都没有效果。这里面可能做产业角度来说它需要一定时间,但是如果你的投资周期足够长的话,现在很多企业,相信市场没有像我们刚才对新能源汽车的理解到这么长一个角度,实际可能包括刚才谈到很多材料,包括跟很多汽车电子相关的一些企业,现在的估值根本没有享受到新能源汽车一个成长空间,这么大的一个估值溢价。从我们的角度来说现在仅仅是一个开始。

张婧雯:适合投资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周期是多久?

周伟锋:我个人角度来说一般是一年以上,一年以上确定收益要比风险大得多,我个人来讲当我承受10%的风险波动以后,我要争取能享受30%的一个差额收益。所以在这一个角度我觉得可能我们对于一年以上是信心非常足的。

张婧雯: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空间巨大,如果你用一年的维度来衡量投资的话,现在就是投资新能源汽车产业最好的时间了。


本文标题:新能源汽车第二春 我不再是过客丨投资人说 - 汽车
本文地址:www.wuhanews.com/auto/2667.html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