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镜今鉴(系列十六)

师经撞桀

【原文】师经鼓琴,魏文侯起舞,赋曰:“使我言而无见违。”师经援琴而撞文侯,不中,中旒溃之。文侯顾谓左右曰:“为人臣而撞其君,其罪何如?”左右曰:“罪当烹。”提师经下堂一等。师经曰:“臣可得一言而死乎?”文侯曰:“可。”师经曰;“昔尧舜之为君也,唯恐言而人不违;桀、纣之为君也,唯恐言而人违之。臣撞桀、纣,非撞吾君也。”文侯曰:“释之,是寡人之过也。悬琴于城门,以为寡人符;不补旒,以为寡人戒。”(群书治要·说苑)

【译文】乐工师经奏琴,魏文侯欣然起舞,吟诵道:“让我的言语不要被人违背吧!”师经一听此话,便操起琴去撞击魏文侯,没有撞上,只撞在文侯冕冠的玉串上,玉串给撞散了。魏文侯环顾左右臣僚说:“作为臣子竟敢撞击他的君王,该当何罪?”左右的臣僚说:“罪当受烹刑。”于是,武士将师经押下朝堂。才下了一级台阶,师经说:“我可再说一句话然后受死吗?”文侯说:“可以。”师经说:“从前尧、舜做君王,只怕自己的言语没有人违抗;桀、纣做君王,唯恐自己的言语被人违抗。我撞击的只是夏桀、商纣这样的暴君,并没有撞击我们的君王。”魏文侯说:“放开他吧,这是我的过错。把这张琴悬挂在城门上,用来作为我有过错而被撞击的凭证,也不要修补冕冠上的玉串,用来作为我的鉴戒。”

一言以教

【原文】魏公子牟东行,穰侯送之曰:“先生独无一言以教冉乎?”公子牟曰:“夫官不与势期,而势自至;势不与富期,而富自至;富不与贵期,而贵自至;贵不与骄期,而骄自至;骄不与罪期,而罪自至;罪不与死期,而死自至。”穰侯曰:“善。”(群书治要·说苑)

【译文】魏公子牟将到东方去,穰侯为他送行,说:“先生(将要离去),难道不留一句话来教诲我吗?”魏公子牟说:“(你要知道)官位并不与权势相约,而权势自己就会来到;权势不与财富相约,而财富自己就会来到;财富不与尊贵相约,而尊贵自己就会来到;尊贵不与骄纵相约,而骄纵自己就会来到;骄纵不与罪过相约,而罪过自己就会来到;罪过不与死亡相约,而死亡就会来到。”穰侯说:“讲得好!”

保申笞主

【原文】荆文王得茹黄之狗、宛路之矰〔矰,弋射短矢也〕,以田于云梦〔田,猎也;云梦,楚泽也〕,三月不反;得丹之姬,淫,期年不听朝〔淫,惑〕。保申曰:“先王卜以臣为保,吉〔保,大保官;申,名〕。今王之罪当笞。”王曰:“愿请变更而无笞。”保申曰:“臣承先王之令,不敢废也。王不受笞,是废先王之令也。臣宁抵罪于王,毋抵罪于先王。”王曰:“诺。”引席王伏,保申束细荆五十,跪而加之于背,如此者再,谓:“王起矣。”王曰:“有笞之名一也。遂致之〔遂痛致之〕。”保申曰:“臣闻君子耻之,小人痛之,耻之不变,痛之何益?”保申起,出请死。文王曰:“此不谷之过也,保申何罪?”王乃变,更召保申,杀茹黄之狗,折宛路之矰,放丹之姬。务治荆国,兼国三十九。令荆国广大,至于此者,保申之力也,极言之功也。(群书治要·吕氏春秋)

【译文】楚文王得到“茹黄”这种好狗和“宛路”这种好箭,带到云梦泽去打猎,三个月不回来;又得到丹地的美女,迷恋女色而整年不处理朝政。太保官申说:“先王占卜后说,让我做太保官则吉祥。现在大王您的罪过应当受鞭笞。”文王说:“希望你改变处罚,不要用鞭刑。”太保申说:“我秉承先王的法令,不敢废除。大王不受鞭刑,就是废除先王的法令呀。我宁可得罪于您,也不能得罪于先王。”文王说:“好吧。”于是拉出席子,让文王趴在上面。太保申捆了五十根细荆条,跪着把它放在文王背上,这样做了两次,说:“大王请起来!”文王说:“这同鞭笞的名义是一样的。还是打得痛一些吧!”太保申说:“我听说对于受刑,君子感到耻辱,小人感到疼痛。如果使其耻辱都不能改正错误,那么打疼他又有何益?”太保申起身,走出门外,请文王处死自己。文王说:“这是我的过错,太保申你有什么罪过呢?”于是,文王改正错误,召回太保申,杀死茹黄狗,折断宛路箭,放逐丹地美女,努力治理楚国,兼并了三十九个封国。使楚国疆土广阔到这种程度,这是太保申的功劳,是冒死进言劝谏的效果啊。

责任编辑:孙克攀


本文标题:古镜今鉴(系列十六) - 星座
本文地址:www.wuhanews.com/astro/4424.html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